四川大学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校友专访
 
曹文宣 首页>> 校友风采  

守望鱼儿的科学家——中科院院士曹文宣

 

人物简介:曹文宣,男,1934年5月19日生,四川彭州人,汉族。1955年7月毕业于四川大学生物系动物专业,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工作至今,现任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动物学会理事、中国鱼类学会理事长、湖北省暨武汉市动物学会理事长,曾任水生生物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湖北省人民政府参事,中国海洋湖沼学会副理事长,政协第八届、第九届全国委员,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

从事鱼类生物学研究50余年,为该领域理论研究的扩展和深入做出突出贡献,并将其付诸于鱼类资源保护和合理开发利用等实践当中。主编专著 1部,参编专著9部。发表论文50余篇。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三等奖1项,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项,湖北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1项。作为主要贡献者之一,分别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二等奖、四等奖各1项,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各1项,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三等奖各1项。1984年获中国科学院竺可桢野外科学工作奖,1988年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曹文宣出生于四川彭县天彭镇,1941年全家迁至新兴镇,在这个依山傍水、风景明秀的小镇里,他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小镇秀丽的山林里、清澈的小溪边,隐匿着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有锦雉、八哥,有松鼠、螃蟹,当然还有种类颇多的鱼儿,它们都是曹文宣幼年时期的玩伴,陪伴着他的成长。在这一过程中,曹文宣逐步对动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幼年时期的曹文宣,在音乐方面也颇有天分,钢琴和二胡都是他的专长和爱好,但相较而言,动物对他的吸引力自然更大,因此,在选择前途的时候,他毅然报考了成都华西大学生物系,(1952年,院系调整后,转入四川大学),立志成为一名动物学家,而仅仅将音乐作为其业余爱好。

在四川大学,曹文宣系统的学习了动物学的相关知识,为今后的研究和实践打下了基础。1955年毕业后,曹文宣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工作,正式开始了他与鱼儿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故事。

九登青藏  深入野外

在1956年至1976年的20年间,曹文宣多次赴野外进行考察研究,每次几乎都长达半年之久,一共9次登上青藏高原,足迹遍至西藏、新疆、青海、四川、以及滇西北地区,最高到达海拔7000米的地方。

野外的环境非常恶劣,而当时考察队的基本装备又很简陋,研究工作的开展,不仅需要过硬的专业知识,有时更需要坚韧的毅力和过人的胆识。60年代初,曹文宣所在的考察队来到滇西的深山中,考察工作进行了三个月之久,队员们携带的粮食都所剩无几了,在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密林中,唯一可以求助的就是澜沧江对岸的马帮,而渡河的工具,只有令人望而生畏的溜索。当时承担渡河求助这一任务的,正是曹文宣,在队友的协助下,先生将溜索附带的牛皮带绑在腰间和腿上,双手抱紧轴瓦型的“溜壳”,在岸上猛跑几步,借助惯性,飞速的向对岸滑去。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脚下是滚滚的河水,而支撑自己的,就只有两根用麻篾片编制的粗索,其惊险程度可想而知,然而更为惊险的是,快到江心时,“溜壳”居然脱离溜索,歪向了一边,曹文宣临危不乱,一手紧抓溜索,另一只手用力的将其拨回原位,化解了一场危机。

然而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溜壳”虽然回到了轨迹上,但却因为失去惯性,无法继续滑动了,离对岸还有20几米,周围除了风声就是水声,在这个时候,曹文宣毅然决定,用双手的力量攀过河去,就这样,他使出浑身力气,一点一点的向对岸挪动着。终于,凭借着过人的勇气和坚韧的毅力,他安全的抵达对岸。

这样的危险事件,在曹文宣长期的野外考察中并不是孤例,然而他还是一次又一次的跋山涉水、深入野外。野外恶劣的环境,对曹文宣的健康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由于下洞庭湖捉鱼,他不幸感染上了血吸虫病;双目也因为高原的强辐射而患上了白内障,一度需要佩戴1800度的眼镜才能看书;就连指甲,也悄悄的变形了。尽管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但曹文宣却从未放弃过,仍然一如既往的以满腔热忱投入到对鱼类的研究工作当中。

有人算过,曹文宣从事野外考察研究的时间,累计超过十五年,采集了三百余种、上万号鱼类标本,并发现了22个鱼类新种。最为突出的是,他建立了裂腹鱼亚科的系统分类,澄清了近百年来中外学者对青藏高原鱼儿分类中的混乱,并首次把鱼类演化与青藏高原的隆起结合起来研究,从而发展了我国的动物地理学理论研究。1984年,中国科学院首次颁发竺可桢野外科学工作奖时,曹文宣就榜上有名。

“帮鱼儿说说话”

70年代以来,曹文宣主持了多项有关水利工程建设对鱼类资源的影响和对策研究,在工作中,曹文宣深切的体会到,因为人类的不合理开发,鱼儿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差、空间也越来越小,一些鱼类甚至濒临灭绝。在曹文宣的眼中,“鱼类同人类一样,都是自然界的一员。”他说:“鱼不会说话,我一辈子同鱼打交道,最了解它们,有责任帮它们说说话。” 在几十年的工作中,曹文宣一直秉承着“帮鱼儿说说话”这一宗旨,竭力维护着鱼儿的利益、守望着鱼儿的家园。

1981年,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进行大江截流,阻碍了中华鲟的上溯,对于必须洄游到四川境内进行繁殖的中华鲟来说,这无疑是灭顶之灾。这个时候,正是曹文宣,将中华鲟确定为救鱼措施的主要对象,并科学的论证了其可以在坝下自然繁殖,主张进行繁殖群体保护和人工繁殖放流,保障了这一珍稀鱼类的生息。

三峡水利枢纽工程修建前后,曹文宣毫不讳言的指出:600多公里长的长江上游江段将由急流环境变为缓流环境,“这将使118种长江特有鱼类中的43种面临生存危机。”同时,通过对白鳍豚、白鲟、中华鲟、胭脂鱼等珍稀水生动物,以及“四大家鱼”等的细致研究,曹文宣提出了建立自然保护区、人工繁殖放流等措施。

然而,除了葛洲坝和三峡外,近年来,长江流域的水电工程越建越多,无序开发也越来越严重,以长江上游为例,从虎跳峡到宜昌2400公里的干流江面上,据说就还将规划建设十几座大型水利工程。曹文宣指出:“每一项水利工程的兴建,对于当地的鱼儿来说,其影响有时是灾难性的。”

为了守住鱼儿已非常有限的生存空间,曹文宣多方呼吁:对于拥有大量长江特种鱼类的青衣江和安宁河,他力谏不要建水电站;1999年和2000年的全国政协大会上,他分别提交了“在赤水河上建立长江上游特有鱼类自然保护区”,以及“不要在赤水河干流修建水电工程”两份提案。正是由于自1993年起对赤水河前后共五次的细致考察,以及为“鱼儿说话”的热忱,让曹文宣的提案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视,2005年,国务院批准建立包括整条赤水河在内的“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九登青藏、深入野外,栉风沐雨、奔走呼吁,半个多世纪以来,曹文宣与鱼儿结下了深厚的情感,对于鱼儿来说,曹文宣是研究它们的专家,因为他了解它们的构造、习性;曹文宣更是它们的代言人、守望者,因为他深知它们的危机、它们的苦楚,它们想要拥有一席生存之地的渴望。

近年来,曹文宣致力于长江鱼类资源和珍稀、特有鱼类物种保护的研究,包括“ 赤水河水域生态和水生生物调查”、“三峡工程生态与环境监测系统:渔业资源与环境监测重点站”等等,就在2009年九月份,他还远赴金沙江下游进行考察研究。古稀之年的他,仍然继续着鱼类的研究工作、继续为保护鱼儿的生息不懈努力着、继续书写着与鱼儿的故事。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传真)
技术支持:四川大学校友会桑梓工作室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