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校友专访
 
郭来虎 首页>> 校友风采  

“虎”从何来

——记原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郭来虎

      邱明斤

郭来虎简介:男,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1943年生,1967年毕业于四川大学政治经济系。原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历任泸县县委宣传部理论教员,泸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中共泸州市委常委、秘书长,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

1995年荣获“中国500位企业改革者”称号、“中国酿酒企业最有贡献的人”、“中国企业管理成就奖”、“中国经营管理大师”;1996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首届食品工业企业改革者”。1994年,在其主持开展下,将原国营泸州老窖酒厂成功转制为上市股份有限公司。在其主持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工作期间,公司相继荣获“中国企业最佳形象AAA级”称号、“全国质量型先进企业”、“深圳十佳上市公司”,连续被评为“全国500家最佳综合经济效益型企业”,两次摘取“中国明星企业”称号。

面对重托,别无选择

1993年春末,时任中共泸州市委秘书长的郭来虎正奔波在合江县的田间地头,街头巷尾。调查研究对他来说是得心应手的事,有些情况,关乎经济发展、人民生活,他打算好生摸一摸。可市委一个紧急电话打来,召他速回泸州,他只好放下手中的工作,风尘仆仆往回赶。

回到泸州,市委领导即找他谈话:市委打算调你去泸州老窖酒厂任厂长,有什么意见没有?

郭来虎从未在企业工作过,他反复考虑后,坚决地拒绝了组织对他的这一安排。但是,事情并未到此为止。第二天,市委书记、市长和分管党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集体找他第二次谈话,同时,还采取一种“特殊安排”。

这边谈着话,那边其他常委等待着即将开始的常委会,一等他同意,就要做出决议。

面对市委这一决定,去,还是不去?让郭来虎十分为难颇费斟酌。

身为泸州人的郭来虎,从儿时就知道泸州老窖。“开坛香四溢,随风飘半城”,那四百年老窖酿出的酒,浓香、醇和、爽甜、味长,令人衔杯难忘。过去他每喝老窖酒,都不免要击节赞叹,为自己家乡的这一出产而自豪不已。如今,这凝聚了数百年里数代人心血的老窖牌子要由他来扛起,且绝不能倒下,他感到担子是过于沉重了。这几十年来,泸州经济虽有长足发展,但闻名于世的还得数“老窖”,这老窖酒厂,无疑是泸州市的支柱企业,否则,市委领导会考虑让他这个秘书长去走马上任吗?时年50岁的郭来虎,若是为自己打算的话,不如就干好他的秘书长,到了只能干好不能干坏的知名企业去折腾,谁知后果会怎样呢?

毕竟,郭来虎是名纪律性很强的共产党员,组织的决定是他无法违抗的。斟酌的结果只能有一:去,去把那牌子扛起来!

市场舞台上的经营艺术与智慧

郭来虎199368上任,任厂长兼党委书记。有人打趣地说:“六月八、六月八,又顺又发!”

可郭来虎不信口彩那一套,他信两个字:实干!6月中旬,他便启程上路,带了几个搞销售的同志去江苏调查了解市场。

现代营销观念认为,以生产为中心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一个不具有市场观念的企业是不可能发展壮大的。郭来虎上任伊始,首抓销售,有他自己的考虑:既然是名酒厂,产品无疑是名牌。但同是名酒厂,为什么产品占领市场的程度却有高下之分?他尖锐地提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泸州老窖具有响当当的名牌却不景气,要害在于经营。惯以老牌、名牌自傲的泸州老窖,必须用现代经营哲学武装自己,方能走出一条快速发展的新路子。

山环水绕、钟灵毓秀的中国六大古都之一南京城,时日未到盛夏,但见绿树滴翠,高楼连天,玄武湖、紫金山交相辉映,湖光山色之中一派令人心醉的明媚。

20日,郭来虎一行到达南京,未及稍洗风尘,即着手安排与江苏客商见面的产销联谊会。江苏是泸州老窖销量较大的省份,这儿客商的意见有一定代表性。他嘱同去的业务科长等人认真准备,开好这个会。

联谊会上,客商注意到泸州老窖的这个新领导中等个子,长相没有特别之处,并不像他的名字一样,虎虎生威,倒是平易近人,诚恳坦率。郭来虎极恳切地请客户对老窖系列产品、销售等提出意见、建议,并一再强调:要听反面意见。

会议气氛是热烈的。客商们的意见是中肯而尖锐的。一个全国知名酒厂的厂长上任不到半月,即专程来听意见,单凭这点诚意,有什么想法,还不该竹筒倒豆子一般,一古脑倒出来呢?

好家伙!都说到点子上了。有客户提出:“老窖”虽贵为名牌,但销售渠道较乱,见钱就卖酒,扰乱了市场,我们商家赚不到钱,还给了假冒伪劣产品可乘之机。有客户建议:能否不搞搭配销售?市场有个细分的问题,我们江南一带消费水平高,特曲好卖,但你搭二、三曲,占了商家资金。西北一带,二曲好卖,何不往那边多运二曲?更有商家直言不讳地讲:你们不要只顾自己的利益,不顾商家利益,市场一好就提价,价格宜相对稳定……郭来虎听得兴奋起来,深感此行不虚,当即要随行人员给厂里挂长话、发电传,立即准备停止搭配销售。

江苏之行使泸州老窖酒厂的经营观念有了根本性突破。郭来虎上任不到一个月,便牢牢抓住销售这个“牛鼻子”,使销售成为带动生产经营的一根“轴心”。

很快,泸州老窖酒厂采取了一系列可以说是极富胆量的营销策略:停止搭配销售(在全国名酒厂中只此一家);依靠主营渠道销售产品,一个城市一般只选一至两家;调控产品在市场上的分布;价格相对稳定。

近几年,“泸州老窖”的价格相比于其他名酒的确是相对稳定的,且还偏低。这在一般消费者中造成一些误解,以为“老窖”在经营上有些问题,产品只卖的起这般价钱。殊不知,这正是郭来虎营销策略中很厉害的一招:变名牌为“民牌”,不求最高利润,但求最大利润。思路对了头,虽价格偏低,但销售量增大。泸州老窖酒由此“飞入寻常百姓家”,普通消费者婚丧嫁娶、逢年过节、宴请宾客,自费也买得起泸州老窖,而且卖出去的都给喝掉了,不是供起来或转赠他人,做漫长“旅游”,社会储量不大,实际消费量却很大。

营销策略的改变,带来了泸州老窖销售局面的全面改观:1993年前5个月销售收入4.4亿元,税利9000多万;94年销售收入跃进为6.6亿元,税利近两亿;95年上半年销售收入4.4亿元,税利达2.5亿元,特、头、二、三,无一滞销。

郭来虎抓营销很有个性,除率先实行不搭配销售外,他作为总经理,虽日理万机,却不设销售副总经理,下面销售公司直接对他,减少了中间环节,这在名酒厂中亦是只此一家。每年的全国糖酒春、秋交会,全国名洒厂营销研讨会等,他都亲往参加,这在名酒厂中是不多见的。他认为,一个企业的领导人,忙要忙到点子上,吃透市场,就是点子。

为抓牢市场这个“牛鼻子”,郭来虎不辞辛劳,甘冒风险。19944月“昆交会”召开,全国糖酒业客商云集,郭来虎自然不放过机会。怎么去?大家考虑郭总年过五旬,以坐飞机为好。可他坚持要坐车去,说要沿途考察云贵等地的市场情况。公司没有合适的越野车,便在外单位借了一辆“沙漠王子”。

路不好走哇!尚未走出四川,天阴下雨,“沙漠王子”在一座桥上与一辆中巴错车,因桥太窄,车差点开下桥去。幸而有个桩子挡了一下,“沙漠王子”才未“落马”。下车一看:好险哦!干涸的河床距桥身约百米,河床里乱石成堆,若不是那个救命的桩子,一行六人就得去 “见马克思”了!

贵州“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阴沉的天气,坑洼不平的泥浆路,走得让人心焦。一日,在前往赫章的路上,天擦黑时车爆了胎,出事的地方海拔3000多米,前不沾村,后不着店,请了辆手扶拖拉机将坏胎拉去补,一车人就坐在“沙漠王子”上等着,一等就是4个多小时,又冷又饿,饥寒交迫,还捏着把汗,怕有歹徒来打劫……

云贵之行大有收获:遵义是全国名酒之乡之一,过去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此番亲抵遵义,郭来虎拜访遵义市糖酒公司总经理王明,一摆谈,竟是校友,业务关系就此联系上了。现每年发往遵义的酒约30吨左右,特、头、二曲都有。

郭来虎通过市场营销扭转了泸州老窖酒厂原来的经营观念,变生产型企业为营销开发型企业,表现出一个企业家最强烈的现代经济意识。1995年,郭来虎当之无愧地荣获了“中国酿酒企业最有贡献的人”、“中国经营管理大师”等称号。

股份制——为虎添翼

郭来虎上任两天,签发了一份对老窖酒厂的发展至关重要的文件:成立了自任组长的改制领导小组。由此,老窖酒厂为改制成股份有限公司拉开了序幕,各项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

`1993年春夏,正是成都“红庙子”黑股市火得全国瞩目的时候。而泸州,这个傍着长江的城市却还沉醉在春江月夜的闲情雅致中,市民依水而居,兼之酒香使人微醺,似乎就更散漫些,舒坦小日子在树荫花影江涛声中流水般缓缓地淌着,哪里知道另一方土地上还有一干人正红了眼盯着股票这个新东西。“红庙子”的博杀搅动了省城成都,泸州人对此当“天方夜潭”来听。在这样的背景下,当老窖酒厂要改制的消息传到职工耳朵里,有人就说“怪话”了,指责郭来虎初来乍到,厂里无亲无戚,和厂里没有感情,一到厂就想把厂给卖了。有人担心今后被股民分了利,老职工怕自己的未来没有保障。

郭来虎不以为怪。他过去做党政干部,知道思想工作的重要性,便在大会、小会上反复宣传、解释,给中层干部和职工讲明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必要性;讲产权制度的改革带给企业的好处;讲实行股份制后,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公司成为纯粹的市场经济主体,以独立法人身份没有羁绊地参与到市场经济中;讲国家控股,面向社会公众发行股票,则既要考虑国家又要考虑股民利益,有压力才有动力,同时还可筹集资金……

一边做着思想工作,一边加速转制:按国家股份公司规范意见重构了企业内部组织框架;处理好了“新三会”和“老三会”的关系;对企业内部运行机制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如精简管理机构,中层机构从39个变为19个;稳步推行人事、用工制度改革,签订了全员劳动用工合同;在分配上,拉开了距离,按责领薪,按劳付酬,向管理、技术骨干、一线工人倾斜等。

199459,被称为盘小、绩优、净资产高的国粹小盘蓝筹股——川老窖在深圳股市如一朵奇葩怒放了。在深市一露面,即首日飘红,发行价5.83的川老窖开盘9.00,收市为9.85,走出一条光头光脚大阳线,首日换手率就达62%,在深股中实属罕见,因此倍受投资者青睐。从此,深市便沉醉在泸州老窖浓浓的酒香里。

因“川老窖“的发行,泸州这个悠悠闲闲的小城,有了第一家证券市场。

过去对股份制还有疑虑的“老窖”职工现在尝到了甜头,炒股专炒“川老窖”。

郭来虎对“川老窖”这只龙头股更颇有自豪感,帐也算得精:“天天打不花钱的广告,对公司的宣传起了很好的作用!”

全国各地证券市场大大的屏幕上,红字绿字黄字闪闪烁烁,那跌了涨了的股价连接着企业的经营业绩。“川老窖”是无需投机的。它以四百年窖池酿出八十年不到的金奖,它以多元化投资向经营的深度和广度进军,它具有很高的信誉,有一个具有现代经营观念且务实肯干的领头人郭来虎。喜欢投资“川老窖”的资深股民每一谈起这些,便津津乐道。

“虎从何来?”

一个企业家的业绩当然主要应体现在经营上,但企业家也是人,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

在泸州老窖公司,上上下下有个普遍的反应:郭总平易近人,无论是工人还是干部他都愿意接近。工作中有与他意见相左的,他总是平心静气先听你讲完再谈自己的看法。

一次,公司有个离休的南下老干部七十寿辰,想请郭总批两瓶酒,郭总说:“还批什么?送两瓶就是了!”

叙永白腊苗族自治乡,是个年人均收入仅282元、人均占有粮食246公斤的贫困乡,郭总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亲自率队去那里考察。回来后大张旗鼓号召大家为该乡捐款捐物,公司还与白蜡乡签订协议,由公司向该乡捐赠10万元,用以解决当地人缺粮和儿童读书的问题。另外,投资100万帮助该乡办企业,真心实意地将苗族同胞脱贫致富的重担担在了肩上。

在郭总精心管理下,仅两年多时间,“泸州老窖”走出了班子不团结、经营不景气的阴影。对公司的现状,老窖人不无自豪地总结说:“现在是领导班子最团结的时期,生产经营最好的时期,对国家贡献最大的时期。”19956月,四川省副省长马麟来公司视察,对公司的显著变化给予了高度评价。

两年前,对郭来虎到泸州老窖酒厂能有何作为拭目以待的人,今天想必已经认识到郭来虎的确可喻为一只虎,一只内蕴深厚、出击有力的“虎”。

那么,虎从何来?

先看郭来虎的简介:1967年年毕业于四川大学政治经济系;当过小学、中学教师、教导主任,教过语文、数学和政治;此后当中共泸县县委理论教员,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泸州市委常委、秘书长。

他学经济,转了一大圈后又回到了经济。因此,他对经营管理中的要害问题异乎寻常的敏感,对市场经济的脉搏把得较准,对企业发展总有高屋建瓴的战略点子。

他当过党政干部,因此喜欢从宏观全面的角度考虑问题,并讲究做人的思想工作。

他做过老师,因此比较注意轻重适度,把握节奏,循序渐进。

他那令人惊奇的企业家才能,并非横空出世,而是他的人生资源的合理配置和自然升华;是他在中国市场经济的良好机遇和巨大舞台的条件下,精心运作,有力驰骋的结果。正好象是出自山林的健壮雄虎一样,需要密布的丛林、灿烂的阳光和洁净的林泉……它能够迅猛地奔跑是毫不奇怪的。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传真)
技术支持:四川大学校友会桑梓工作室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