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校友专访
 
景亚新 首页>> 校友风采  

 

守一方热土 做一个真人

                    ——记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景亚新

景亚新,男,1951年11月生,汉族,四川西昌人,中共党员,大学毕业,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研究员,1969年10月参加工作,现任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中共阿坝州第九次代表大会代表、中共四川省第九次代表大会代表。 

一,上山下乡入大学,华年多有是回转 

有人常说生不逢时是人生一大悲哀,然而生正逢时但又有大作为的也确实不多,看来这个“时”不一定要人生来给予,更要自己去创造。这个创造的过程,既是一段历尽艰难的路程,也是一片不可多得的风景,景亚新的路就是这么一种风景。

1951年11月出生,确实算是生在新时代,长在国旗下的一代,然而景亚新的人生经历,并不会因此而有多少亮点。在1969年,十八岁的他就到了凉山州普格县进行知青锻炼,作为四川最为贫困的地区之一,迎接他们的是贫瘠的土地和贫困朴实的农民,比起大多数知青,他们的知青生活更为困顿和艰难,吃的是大锅饭,干的是农家活,住的是生产队曾用来作马圈的旧房。每日跟当地农民一样,上山种地、下田插秧,犁地、耙田、打谷子、背谷子,砍柴、担粪,样样都是苦活,粮食靠分配,时常不够接济,劳动量又大,“可以说,那时候与其是在和生活斗争,不如是在和肚子斗争。”艰苦不是一种折磨,真正看重艰苦的人只会在艰苦中执着追求。两年知青生涯,景亚新的人生有了最初的基调——踏实,坚韧。

1971年4月,景亚新凭借自己的优秀表现进入凉山州机修厂,成为一名工人。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进了机修厂后,一切都不跟农家活那么简单,“要我挑粪,我会,要我修车,我难。”这就是刚进入机修厂的景亚新对自己的写照,什么都不会,就得从头学起,跟着老师傅,一点一滴的积累,开机床、磨车刀,不到两个月,景亚新就已经掌握了机床的基本技术。

命运的转折对于一个人意味着机遇,对于一生则意味着转变。1973年10月,景亚新的人生就迎来了这样一次转变,进入成都科技大学金属材料系学习,成为一名大学生。四年光阴,毕业之后,他因为学习期间表现优秀成为一名辅导员,在校任教。

“组织说到哪里去,我就到哪里去”,这句话现在叫我听来有些不合时宜,然而于景亚新而言,确实如此。1983年11月至1994年10月,他在四川省教育学院任教(历任团委书记、系党总支书记、党委学生工作部部长),1994年10月至1996年10月,组织调动他在广元市朝天区挂职锻炼,任政府副区长,1996年11月至1998年5月,他又回到了四川省教育学院任教,任学生工作部部长。 

二,阿坝十年是一日,人生能有几今日 

1998年6月景亚新走马上任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至今十一年,依旧没变的头衔。然而执着也是一种精神,坚守更是一种道德,在过去的十一年里,从教学改革到师生关系,从后勤吃住到学校建设,处处躬亲,不经大磨难,难有大智慧,在阿坝的十一年中,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夫妻长期两地分居,孩子一年只能见他几次,十一年了,“我的孩子小的时候都不肯叫我爸爸,现在大了,懂事了,可是我还是觉得内疚”,然而阿坝的教职工记住了他,阿坝师专的学生生记住了他。作为阿坝地区唯一的高等院校,阿坝师专既是民族地区的一面旗帜,又是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要生存,不仅仅要注重教学,更要考虑民族地区怎样发展问题,“从发展的角度讲,依靠民族政策仅能解决‘温饱’,而要‘过上小康’,必须得提高自身的竞争力,面向市场求发展。”面对发展新形势,高校不断扩招,生源竞争,景亚新不以为然,“不能盲目追求大,我们的路就是走自己的路”。所谓“自己的路”,在景亚新眼中就是学校充分依托州内藏羌文化的民族特色以及自然风光和红色旅游资源为主的区域特色,竭力打造精品专业,使其有独特的生命力、竞争力,对于传统的师范类长线专业,不断提高其质量和层次,保持较强的竞争力。这样的发展理念,使学校不断壮大,走上民族地区高校良性发展之路。

成为学者型领导干部是景亚新的执着追求,他从不间断学习与研究,先后完成《党课》、《形势政策》等课程的教学工作。先后发表《党的群众路线与领导工作科学化研究》、《对当前贯彻民主集中制中存在的问题探析》等数十篇论文;出版专著《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新论》、《高校党的先进性建设研究》;主持完成课题《高校“三项改革”条件下,民族地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新体系构建研究》(省德育研究会重点课题),《四川民族地区高校新发展目标探索》(省教育厅重点课题),参与研究《我国高校发展研究》(教育部社政司课题),《社会主义荣辱观大学生读本》(教育部社政司课题),《高校党的先进性建设研究》(教育部社政司课题),《科学发展观高校读本》(教育部社政司课题)等课题。

三,震后有生是天道,自此又是新征程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8.0级大地震突然来袭,位于地震重灾区汶川县的阿坝师专在5.12地震中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所有建筑包括新建还未投入使用的办公教学综合大楼在内的教学办公设施、学生公寓、教工宿舍等基础设施完全损毁。同时,学校辛苦积攒下的所有教学仪器设备包括理化生实验室、电子信息设备、音乐舞蹈器材、体育器材等不复存在;几代阿师人积累下来的40余万册图书资料在损毁严重的图书馆内根本无法抢救;可以这样说,对于一个学校而言,这无外乎是毁灭性的打击。阿坝师专从1978建校,30年的积累毁于一旦。在这样一个事实面前,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学校领导,作为党委书记,景亚新的责任之重可想而知。从1998 年 6 月至今,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的头衔他已经顶了整整十一年,我们无法想象,在人生为数不多的几个十一年里,景书记的这个十一年和阿师建立了怎样的感情。然而顷刻间,他为之注入心血的阿师成了断壁残垣,一切又要在他的手上重新开始。“从地震发生后,面对严重的灾难,曾有学生发表了感叹,在这里建清华北大我都不会再来了。”景书记的眼睛盯着手中的茶杯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句话。远在震区之外的我们无法体会这番话的涵义,然而从经历了死亡的人口中说出这样的事实,但是,在全国上下,四面八方的关爱下,学生们感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感受到了民族的凝聚力,感受到了人间真情。他们不再停留于对地震的恐惧中,这场考验让他们懂得了经历艰难困苦的价值、磨难对人生的意义,他们现在已不象受灾初那样的稚嫩,对灾后重建,对母校今后的发展寄予深厚的感情。

“地震对我个人并不是很可怕,经过一段时间就过去了,而我最担心的是几千名师生的命运。抗震救灾的那段日子很沉重,压力很大,该怎样组织抗震自救,确保师生们生命安全,并且安全转移几千人的责任全都在我们校领导身上,我真担心自己扛不住。在那段时间过后,我感觉记忆力不好了,而且很敏感,稍微翻身都会觉得有震感。”我紧盯着景书记的眉梢,我那时候也在想,他头上的白发和眉角深深的皱纹算不算也是地震给他留下的东西。

不屈不饶、顽强拼搏的阿师人在学校党委、行政的领导下,以景亚新书记、马洪江校长为首的党政一班人,在带领师生艰难进行抗震自救、千里大转移、抚慰受伤心灵、寻找复课点、异地复课并取得一个又一个辉煌成绩之后,又克服重重困难,排除各种艰难险阻,一方面不辞劳苦多次到都江堰市考察灾后教职工安居工程建设选址地点;另一方面辗转多方到国家教育部、省、州、县、镇等有关部门和单位协调学校新校园建设的相关事项,并到汶川县水磨镇学校灾后重建新校园选址点现场办公。
如今,水磨镇的新校区已经破土动工中央财政拨专款六个多亿用于重建,我们有理由相信,阿坝师专的明天依然值得我们期待。 “当地政府对学校的重建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同时也承担了巨大的损失,学校的新址处于工业园区,政府花费了几个亿的代价,迁走了三家企业,这样的举动使我们感激不已。”景亚新显然对于灾后重建充满信心,对于政府和社会的支持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激,而学生最为感激的人却是他。

四, 热土守候无衰肠,真人做定必艰难 

我望着景书记略显消瘦的脸庞,一直在想,过去十几年里,与家庭聚少离多,一年和孩子只有几次见面的他,是如何看待这一切的。我突然觉得,他只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的内心可曾有不满吗,在一个贫困民族地区呆了十几年,依旧执着守候,当学生需要他时,他会义无反顾、毫无怨言的承担起这个责任。我从他突然明亮起来的眼神里看到了他对未来的希望,那段记忆已经过去,我们需要铭记。但改变是在未来,我们坚信阿坝师专的路会越走越好。

当我们要求景书记总结一下自己的人生,他腼腆害羞的一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一直在重复的说“我很平凡,我很普通,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可在这短短的两个小时里,我深切的感受到他的不平凡,他的每一个眼神,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感受到了他的那份坚定,他的人格魅力。我也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在地震后会有那么多他在川大当辅导员时带过的学生发来短信问他是否安好,为什么几十年过去了,还会有他挂职锻炼时的村民们为他担心,心中有真,必为真人,时刻想着责任,时刻为了责任,这就是他,一个共产党员,一个书记,也是一个普通人。

“珍惜川大,川大很好。”这是他送给川大学子的一句话。很短,很实在,正如其人。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传真)
技术支持:四川大学校友会桑梓工作室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