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校友专访
 
蒲林 首页>> 校友风采  

回家

蒲林

蒲林简介:男,1965年生于四川省叙永县,1980年考入四川大学化学系,在80级1班学习,1984年获学士学位。1985年获Doering(CGP)奖学金被选派前往美国,1990年获圣地亚哥加州大学博士学位,1991——1994年期间分别在斯坦福大学Henry Taube(1983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和加州理工学院Robert H.Grtlbbs(2005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研究组从事博士后工作。1994年任北达科他州立大学助理教授,三年后转到维吉尼亚大学任副教授,2003年晋升为该大学正教授,同时任四川大学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长江讲座教授。研究方向包括可应用于对映选择荧光传感器、非对称催化、电子和光学材料的新型手性分子和大分子的设计和合成,先后在《化学评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美国化学会志》和《德国应用化学》等刊物上发表论文120篇。

四川大学是我的母校。每当我踏上这片故土,便倍感亲切,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和激情,在我心中荡漾。当年刚大学毕业,是母校把我送到美国留学,使我获得人生的一次机遇,科学的圣殿也是从这里为我拉开了帷幕。

从圣地亚哥的加州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到斯坦福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两位诺贝尔奖教授实验室做博士后工作,后在北达科他州立大学任助理教授,最后执教于维吉尼亚大学,历经二十余年。在这一期间,导师的指引、朋友们的帮助、学生和同事们的努力使我的研究取得了一些成绩:发表120篇论文,被引用次数超过3000次,其中在《美国化学会志》和德国《应用化学》上发表论文23篇,应邀在《化学评论》上撰写综述3篇,其中1998年和2001年在《化学评论》发表的两篇综述在非对称催化领域被引用次数排位前十。担任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基金评审委员会委员,参与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审,并应邀为《化学评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美国化学会志》、《德国应用化学》、《有机化学》和《大分子》等国际刊物审稿。

在我求学的历程中,每一点一滴的进步都留着我的母校——四川大学的烙印。直到如今,有一幕让我始终难以忘怀。记得那是1985年夏日的一天下午,在我出国临行前,教有机化学的马老师握着我的手说:“出去后,一定要好好干,为自己、为川大,更为中国”。马老师是曾激励我们这一批同学对有机化学产生浓厚兴趣的一位令人敬仰的老师,虽已作古乘仙而去,可他的许多话常在我耳边萦绕。他对我在川大学习期间的鼓励,给了我自信和巨大的力量。而今天我能够做什么来报答师友的教诲和期待呢?

2002年,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向海内外公示,使我喜出望外,我立即与化学学院(原化学系)的同行联系,从此开始了与母校的合作研究。每年固定时间回国访问,提出建议、并通过电子邮件指导博士生。国内师生超常的努力工作精神,让我感叹不己。值得欣慰的是,辛劳的汗水得到了回报,我们先后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德国《应用化学》(Angew.Chem.工nt.Ed.)和《有机通讯》(OrganicLetters)  等高影响因子的刊物上发表了一系列论文。这一以四川大学为主体的成果,无论对我还是对川大的同行老师,都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和鞭策,亦为我们在科技自主创新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同时也证明四川大学有能力在学术研究领域上跻身于世界一流水平。

在美国,我的博士后导师Taube教授亦是一位令人敬仰的师长。我加入他的研究组时,很惊讶地发现他竟是一个非常谦逊的人。虽然当时他已获得诺贝尔奖,但仍然对科学研究充满童心。记得有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和他讨论一个我合成的金属络合物的结构。我们苦思多时仍无结论。星期六一早,他就到实验室来找我,说他昨晚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我合成了一个氩气的络合物,在梦中他数了一下电子数,发现不对,就惊醒了。他对科学如此地执着,这一直感染着我。我相信,只要我们象Taube教授一样始终充满好奇和探索的精神,不因成绩而过喜,不因失败而过悲,有自由飞翔的思想,能踏踏实实地做事,我们就一定能推动科学不断向前发展。我相信科学能够让人类摆脱愚昧,并开拓幸福的未来。我愿意在这一条路上与母校的老师和同学们一起继续努力前行。

每一次回家我都要来到母校,每一次回到母校我就象回到了家。这一片天地曾孕育了我多少梦想,那青春的岁月又是多么令人难忘!愿母校的明天更加璀灿,愿我们的心都永远年轻!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传真)
技术支持:四川大学校友会桑梓工作室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