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校友专访
 
彭堃墀 首页>> 校友风采  

光电闪烁物理梦

——记中国科学院院士彭堃墀

 

彭堃墀,中国科学院院士,1936年8月生于江苏镇江,原籍四川广元。1961年毕业于四川大学物理系。80年代前后两次分别赴法国、美国求学,参加量子光学前沿研究。1985年起主持建立量子光学实验室(现为国家重点实验室),开展量子光学、量子信息及固体激光技术等领域的实验与理论研究工作。1991-2000年担任山西大学校长;曾任中国物理学会理事,中国物理学会量子光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信息科学部光学II组评审专家及信息科学部第二届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200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曾获2006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002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2003年何梁何利基金科学技术进步奖,2005年山西省科技杰出贡献奖,2007年“十五”期间太原市科技杰出贡献奖,以及其它省部级奖励20余项,发明专利2项。发表论文150余篇。 

他在纷飞的战火中成长,在爱国情怀的指引下选择从零开始,在与妻子的恩爱扶持中登上科学之颠,又在一次次的成就面前继续执着前行。几十年来,他一如既往地追寻着他的光电闪烁的物理梦,带领他的研究团队不懈奋斗,将国内量子光学的实验学科研究一步步推向了世界前沿。他就是著名光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量子光学与光量子器件国家重点实验室创始人彭堃墀教授。 

从零开始 求学异乡心系祖国

彭堃墀出生于上世纪30年代,在纷飞的战火中成长。从小,他就目睹了祖国的山河破碎,经历了战乱的风雨飘零,切身地体会到了“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他的爱国情怀也被动荡打磨得更加炽热。1961年从四川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彭堃墀与同班同学、后来成为他妻子的谢常德一起,被分配到山西大学任教、科研,立志从零开始,追寻光电闪烁的物理梦,报效祖国。

1978年,无疑是中国科学的春天,这个春天带给中国科技事业发展和科技工作者的命运和思想解放以巨大的变化。就在这一年,彭堃墀发现美国《应用光学》杂志上一篇论文中有概念和计算的错误,于是彭堃墀夫妇以“在具有负透镜的激光棒中分布孔径效应”为题投稿给该杂志社,经过评审以论文形式发表在1980年的《应用光学》上。文章发表后,美国光学学会主席写信邀请他们加入美国光学学会,并成为中国最早的美国光学学会会员。

1980年夏天,国际激光会议在中国召开后,彭堃墀深感自身的落后,“落后我就去学。”1981年,作为改革开放后国家派出的最早一批访问学者,他被公派自费到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非线性光学实验室学习访问。1982年,他在法国的研究告一段落后,又赴美国德克萨斯大学量子光学实验室进行实验研究工作。

当时,彭堃墀面临两个选择:一是进入正在出成果的实验组,这样容易出文章;另一个是帮助教授建立一个新实验室,这样时间花费长,不易出成果。他经过认真思考,决定从零开始建设一个新的实验室,为将来回国建立自己的实验室积累经验。在建设实验室期间,无论从设计、绘图、装配、调节,还是工艺复杂的冷却系统,都是他亲自动手完成的。经过一年的努力,“连续高输出稳频YAG激光器”终于研制完成,其主要指标达到当时国际最好水平。

四年异国求学经历,彭堃墀已经走到了国际量子光学最前沿,而且学习积累了独立建立高水平实验室的宝贵经验。1984年年底,正值国内“出国热”高潮,他却回到山西大学,组建成立山西第一个光电研究所。

1989年,彭堃墀与谢常德再度前往美国,与著名光学专家肯波教授合作,完成了用KDP双晶体获得4db最好效果的光场压缩态等实验,证明了量子力学中的位相相干性。此时,面对丰硕的科研成果,诱人的高薪聘请,以及成熟的移居出国条件,彭堃墀夫妇再次毅然选择归国。  

相濡以沫 携手勇攀科学高峰

在山西大学,彭堃墀与他的妻子谢常德,是一对很多人都羡慕、敬佩的伉俪。同样的人生经历、一样的爱国情怀,让他们相濡以沫几十年,携手登上光电物理研究高峰。

2003年11月24日,凭借在量子光学研究领域取得的突出成果,身为山西大学光电研究所所长的彭堃墀,从105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这不仅是山西省的首位中科院院士,也是从地方研究所走出的第一位中科院院士。面对鲜花与掌声,彭堃墀则把成功归功于他的团队,“我的背后有一个团结奋进的团队,那就是光电所全体成员”,更特别提到他的妻子谢常德,“这个院士有她一半的功劳”。

第二次留学归国后,彭堃墀率领山西大学光电研究团队,全力投入到量子光学的研究中。

作为上世纪80年代崛起的世界前沿科学,量子光学旨在研究光场的量子特性、量子光场与物质的相互作用,原理是以量子力学解释光学,理论基础是经典物理。当时,量子光学的实验学科研究在国内的发展水平还极为有限,山西大学光电研究所也还仅仅是地方院校里的一所不知名的研究所,对于彭堃墀和他的团队来说,难度和压力都可想而知。而就在接下来的长达近20年的时间里,小他3岁的谢常德,作为最值得信赖的同事,更作为最恩爱体贴的生活伴侣,给予了彭堃墀巨大的协力和支持。

“目标的确定有时候靠直觉和科学的判断力,我非常清楚前进的方向。”彭堃墀说,科学发展经历模仿、跟踪、创新三阶段,肯定能够出成果。于是,在平日里,两人的生活轨迹无非是实验室、家,近乎两点一线,几乎没有什么业余生活可言,在单位工作,回家还是工作。有时,学生们路过他家,会听到激烈的争吵声,那是他们把不方便在单位的争执带回家切磋。经常,中午午休,脑子却没停,还是上午没解决的难题,灵光乍现,赶紧跑到实验室与学生一起验证。夫妻俩最大的休闲,竟然是有时到国外参加国际学术交流。而即便是这时,他们仍带着宣读论文的紧张与期待,操心着在会议间隙给自己的博士寻找博士后工作站……对此,谢常德经常笑言,因为两人脑子里整天是物理实验、学术研究,思维比较单纯,所以梦中多数时候都是光电闪烁,“以前我还以为光我做这梦,后来一问,他也是满脑子的物理梦。”

吵了无数次架,都是观点冲撞的专业之争;做了无数个梦,都是光电闪烁的物理之梦。对彭堃墀始终怀着爱恋和崇敬之情的谢常德,在评价丈夫时说:“他对物理学的发展方向仿佛总有一种超前的感知能力,因为超前,相伴者寡,他不得不走过一段很长的孤寂之路,也经常显得心无杂念、固执而单纯。”而彭堃墀则认为妻子对物理现象的敏感与细腻的思维方式,常常与自己的特点形成互补,两人谁也离不开谁。几十年来,两人为专业、为学术,经常争得面红耳赤。但正是这份在工作中建立起来的了解与信任,在感情上、生活中,他们恩爱始终,从未发生过矛盾和争吵。

在彭堃墀看来,科学研究如同登山,许多人爬到中间,或体力不支,或意志不坚,或受其他诱惑掉头而去,功败垂成,最后坚持下来的那个人肯定是成功者。在攀登科学高峰的这段路途上,彭堃墀和谢常德夫妇相互支持与坚持,终究收到了丰硕的成果。除了当选中科院院士,彭堃墀所带领的光电研究实验室先后成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国家重点学科;完成了用同一装置产生不同的非经典光场,其指标国际领先;用非经典光场测量微弱信号,成为国际最好指标;研制成功指标优良全固化单频绿光激光器;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1个,其他基金54个,获省部级以上奖励11个,在国内外重要学术刊物及国际会议上发表论文377篇,部分研究成果已转化为高技术产品。2007年2月,两人带领的课题组所完成的课题《纠缠态光场及连续变量量子通信研究》获得2006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经过20年的不懈努力,山西大学光电研究所已经成为世界最先进的光电研究基地之一。更重要的是,彭堃墀和他的研究团队,真正地将国内量子光学的实验学科研究推向了世界最前沿、最巅峰。 

心无旁骛 严谨慎为执着前行

在山西大学一幢素雅的三层小楼里,迎门的照壁上书写着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攀登奉献”。这里就是山西大学光电研究所,也是量子光学与光电子器件国家重点实验室所在地。走进实验室,空气清新、宽大整洁的实验室四壁、走廊,到处悬挂着古典油画和世界名画,充满着类似法兰西卢浮宫的艺术情调。正是这间整洁、雅致的实验室,见证了彭堃墀和妻子谢常德从青春年少到两鬓染霜,这段奋斗历程中的每一步艰辛与喜悦。

在彭堃墀看来,科学研究容不得急功近利,必须脚踏实地、甘于奉献,只有心无旁骛地投入研究,才能体会到过程中的快乐。基于这样的认识,他在喧嚣中品味淡定,在寂寞中选择坚守。即使已经走到国际量子光学研究的最前沿,他依然坚持心如止水。科研的道路总是充满未知,“为了不断实现零的突破,我必须从零开始。”

直到现在,彭堃墀每天依然雷打不动有8个小时呆在实验室。身边的人都说,只要他在学校,在实验室肯定能找到他。他也一直“倔强”地坚持着他亲自定下的规矩: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一进山西大学的光电研究所,先得把手机关了或者调成静音,一律使用所里的座机。他说,开会上课是需要很安静的,如果手机有响声,就会影响老师的讲课、别人的讲话,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他还一直严肃地坚持以“守时”和“慎为”来要求自己和身边的人——“守时”是他在成都上高中时就养成的习惯,几十年来,无论什么会议和活动他从未无故迟到,“我最重视守时,现在所有的老师、学生上班都要签到,我也会去检查。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要是迟到了,该批评就批评”;而“慎为”则一直贯穿于他人生的始终,他经常强调,在工作的同时,必须全面考虑工作带来的结果,把失误预防在工作开始。

淡薄的心境,严谨的作风,使彭堃墀能够不仅将眼光局限于关注眼下的科研进展,而是放眼全局,为科研团队和学科的未来发展奠好基石。早在留学美国归来时,他带回近万美元的实验室元件,由学校折现后,他坚持用这笔钱建立光电所“所长基金”,奖励所里取得优秀成果的年轻教师。直到现在,年过七旬的他在工作之余还经常与青少年交流,给中小学生做讲座。他把自己当作是孩子们的朋友,说道:“看到孩子们我就很高兴,希望他们中间能出现更多的小科学家。我给孩子们讲的是一些有趣的科学故事,培养孩子们对科学的兴趣。孩子的兴趣将是国家巨大的财富,将来的科学进步要靠他们。”他重视团队,重视未来。近年来,无论是他的研究所,还是国内的整个量子光学研究学界,都呈现出了良好的发展势头。

人才的储备和新生代的成长,使彭堃墀的信念越来越坚定。他说:“十多年前,如果我宣布光电所要建成全国重点实验室和国内量子光学领域的实验基地、人才基地,这里要培养出一名院士,可能谁也不会相信。但是,这个梦想实现了。5年前,我着眼世界光学研究趋势,确定量子光学实验室将围绕三大研究——量子测量与量子信息、非经典光场与原子相互作用的量子效应、光压缩器与可调谐光学参量振荡器——做理论和试验的探索,并围绕三项内容组建五个研究室,现在也实现了。”这位将国内量子光学的实验学科研究一步步推向世界前沿的七旬老人,依然坚持在攀登科学高峰的道路上执着前进,追寻着属于整个古老东方民族的光电梦想。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传真)
技术支持:四川大学校友会桑梓工作室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