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校友专访
 
王一川 首页>> 校友风采  

学贯中西 大学从游

——访川大校友,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王一川教授

 

王一川,男,1959年2月生,四川沐川人,著名学者,文论家,毕业于四川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文艺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并担任中华美学学会副会长兼审美文化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2004年被列为“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教育部2005年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2009年获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主持多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


二十三点整。

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演播现场。

台上,一位儒雅的学者正对着摄像机侃侃而谈。他个头不高,眼睛炯炯有神,映射着智慧的光芒。

“我个人认为,一种文化不应该仅仅只是高雅的修养,而同我们的日常生活紧紧地联系起来。不仅在书本中可能有文化,而且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存在着丰富多彩的文化” 。

独到的观点,精辟的论证,如醍醐灌顶,让观众们为之一振。

这位学者就是川大著名校友,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的王一川教授。

大学从游

王一川半辈子都泡在大学里,对大学有独特的体验和认识。大学里有什么?如果把大学比作一汪池水,在大学里生活的大学生和教师们就是鱼,大学生是小鱼,教师就是大鱼。而有特长的同年级或高年级同学及更高的研究生学长就是中鱼,他们是本科生成长的传导器、传感质或中介,在小鱼和大鱼中充当着中介者。前人所谓“大鱼前导,小鱼尾随”加之王一川教授独创的“中鱼传感”,是为“从游式教育”。凭借“中鱼传感”,小鱼与老师从游,可以“传道、授业、解惑”;与学长从游,“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与同学从游,“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在书海从游,“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 一大群“小鱼”跟从“大鱼”和“中鱼”畅游,娱情养性,求真、至善,可览天下人事,可养浩然正气,可伫沛然感兴。

王一川正如一条鲜活灵动的鱼,从小鱼到大鱼,他一步步地成长,在自己的人生海洋里尽情地畅游。 

人生境遇

王一川,1959年2月降生在沐川县城的一个普通的家庭。这个年龄段出生的孩子,没有如今优厚的生活条件。一九六八年十二月,毛泽东下达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于是,“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号召,在一夜之间响彻全国,掀起了上山下乡的热潮。从而也诞生了“知青”这个词。一时间,一千六百多万青年响应号召,奔赴广大农村,垦荒种地,过上了“农民”的生活。

当别的孩子抛下书本,怀揣建设农村梦想的时候,他还在努力的钻研书本。王一川是幸运的,当他15岁高中毕业之时,还没有到达“法定”的下乡年龄。所以,他暂时推迟了与其他“知青”一道投身农村建设的行列。为了生计,他只好于当年的9月到离县城40里地的山区乡村做了一名普通的小学代课教师。当时的月工资只有十来元,但是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也可以勉强果腹了。在那个时期,他的学生也比他小不了多少,有的还比他大。他与其说像个老师,不如说更像个学长。15岁开始教书育人,开始其教育与学习的双重身份,这些深刻影响了他以后的发展。

1975年,年满16岁的他,终于走上了“上山下乡”道路,到本地城郊公社2大队2队“插队”。他实实在在地在田间劳动了整整一年后,又因公社教师稀缺而做起了“老本行”:先后担任了小学、初中和高中的代课教师。他也许永远会呆在大山里面,就这样平平常常的生活下去。但是1977年是个特殊的年份,历史展开了新的一页。

大学生活

1977年12月,中国大部分地区都开始下雪,天气异常的寒冷,但是在此时,全国却有570万人如沐春风——高考恢复了。他是幸运的,也是出类拔萃的。他参加了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次全省统考,并以语文、数学、政治、史地四科总分293分(其中语文96分)的成绩,进入位于成都的四川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川大中文系77级共有103个学生,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年龄差距很大,有的年过不惑,有的还稚气未脱,从十几岁到四十多岁。而刚满19岁的王一川,在这些同学眼中是十足的小兄弟了。他也因此受到了同年级“老三届”的“老大哥”和“老大姐”如王大江、田贵禄、邓季芳、王忠勇、谢武军、赵晓玲、何毓玲、毛建华、吴信训、龚巧明、徐慧等无微不至的关照,以及年龄更相近的尹鸿、张丹宁、周平、胡红武、易丹、毛迅、乔靖、周昌义、冉光泽、陈庄、周裕锴、王岳川等的帮助和启迪。不论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他们像亲人一样,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了他最无私的关怀。当时的辅导员是干天全,在年龄上也大不了他多少。亦师亦友的气氛下,让他不仅学到了知识,也学会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正是这些不是老师却胜似老师的同学们,让王一川在日后提出了 “中鱼传感”的“从游式教育”理论。当然,他没有忘记川大老师们对他的教诲和关爱:杨明照先生、唐正序先生、王世德先生、龚翰熊先生、张清源先生、向熹先生等。

在大学的四年里,他在文学的殿堂里流连忘返,迷上了文学理论和美学,他参加了学生美学小组,并参与编撰《美学辞典》。那时候的他,对于美,达到痴迷的程度。在川大荷花池,在图书馆,到处都有他的身影。每天晨起,只见他和一帮同学一起,围坐一汪绿水,晨读声不绝于耳。不论是酷暑寒冬,未曾断绝,也成为川大一景。

1982年2月,他顺利地从川大毕业,获得了文学学士学位。其后,他考入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文艺美学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师从导师胡经之先生。在一塌(塔)糊(湖)涂(图)间求学二年半,对“体验美学”情有独钟,于1984年7月以题为《论艺术的内在结构》的学位论文获文学硕士学位,随即分配到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文艺理论教研室。1984年9月起在北师大任教,讲美学和当代西方美学课。 一年后在职攻读文艺学专业博士学位,师从黄药眠教授和童庆炳教授。1987年11月以学位论文《意义的瞬间生成--西方体验美学的超越性结构》毕业,成为国内第一批文艺学博士。

漂洋过海

我们每天都在感受着不同形态的文化带给我们的知识和愉悦,多种文化形态相互关联、互相渗透,才使我们的生活变得绚丽多彩。而现代美学来自于西方,如果在国内固步自封的话不可能在这一领域有独特的建树。作为第一批文艺学博士,王一川在当时国内已经达到了学历和学位的最高阶段。他并没有满足,于1988年8月踏上了赴英国牛津大学的航程。他希望在异国,获得更多的思维碰撞。

在牛津大学林纳克学院做博士后研究期间,王一川师从有名的Terry Eagleton (特里·伊格尔顿)博士,研习当代西方批评理论。1989年秋学成回国,后来先后担任起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教授。此后,他于1999年和2001年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东亚系和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系研修。在西方这些年的学习交流中,他将中国和西方的文艺与美学融汇交融,兼容并包,为以后学术探究做了最好的铺垫。

硕果累累

王一川在学术领域已经耕耘了三十余年,可谓硕果累累。在文献检索中,一共搜索到他的184篇论文和14本著作。从电影到电视;从文艺美学到乌托邦的梦境;从张艺谋的神话到《士兵突击》中“龟儿子”的俚语,几乎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在文艺美学和文学评论方面,他已经成为真正的名家、名师。他于1991年1月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授予“做出突出贡献的博士学位获得者”称号、1994年获北京师范大学优秀青年教师励耘奖一等奖、2000年入选教育部第三批“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2004年被列为教育部“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05年被评为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2009年获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这一切一切的声誉,正是其30年来在此领域辛勤耕耘的证明。

后记

王教授从在川大读书,到现在身处北师大院长之职,已经匆匆的度过了30多个年头。从一条小鱼,成长为一条大鱼,但他依旧记住那段从“小鱼”到“大鱼”的日子。“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王一川学长从小孩子到名家、名师的变化,让我们欣羡,但是我们更要向身边的学长学姐这些“中鱼”学习知识,因为这些知识在自己当时的阶段最有用。我们期待着王一川教授这条昔日的“小鱼”在文艺美学的领域里创造更加辉煌的学术成就。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传真)
技术支持:四川大学校友会桑梓工作室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