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校友专访
 
王勇 首页>> 校友风采  

 

南山可见,我自悠然

王勇简介:我校化学与工程学院1984年本科毕业生、1987年硕士毕业生,美国太平洋西北国家实验室(Pacific Northwest National Laboratory, PNNL)首席科学家及催化研究所副所长,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化工系杰出终生讲座教授。

“树立远大的目标”,这似乎已成为成功者们在传授经验时无一例外的锦囊,我们以远大的理想为傲,视梦想的实现为成功。

然而,在一个温暖的冬日午后,我却有幸见到了一位“并没有远大梦想”的成功者,他便是王勇。陶诗有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而对于王勇来说,南山见在眼前也好,见在远处也罢,他自有他的追求与态度,而他却正是凭着这样一颗与别人截然不同悠然之心来成就了自我,不断开拓着人类化学与工程研究新的历史。

为学:谦卑是予我最珍贵的礼物

1980年,王勇就读于昆明的一所工人子弟学校。他的学习成绩在整个云南省一直名列前茅,在这所“如果有人考上了重点大学就如同卫星上天”的普通中学校里,王勇聚集了所有的关注。学校里所有的老师都对他寄予厚望,因为他可能是这所学校历史之中唯一一个能够进入重点大学的学生。然而,高考的失误却让他与自己最初梦想的大学失之交臂,不过也正是这个机缘让他来到了今日的母校——四川大学。在同龄人里一直是佼佼者的王勇,到了大学后却发现身边有些同学高考分数竟然高出自己四五十分,他逐渐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了更深的感触。王勇这样描述他在大学的收获:“大学里除了专业知识的学习外,更重要的是让我学会了谦卑,这谦卑让我受用终身。”

研究生毕业后,王勇回到了云南工学院化工系任教,很快,这种日复一日的舒适生活引起了他对未来的思考。两年后,他辞去了工作,再次踏上了求学的道路,以全额奖学金赴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化工系攻读博士学位。正是怀抱着谦卑的学习态度,王勇才能不断重拾书本,学无止境。时至今日,已身为人师的王勇依然坚持将“谦卑”视作选材育人的重要准则,在他看来,有才智的同学可分为两类:一类恃才骄纵,一类谦卑努力。第一类学生难成大器,惟有第二类学生能够最终实现自我的价值。

为业:心至苦事至盛

采访过程之中,王勇一直以“幸运”为自己成长的关键词,仿佛今天这一切都是命定的齿轮,一转接着一转的轮转而过。然而,他的言语之中却时刻流露出勤奋与严谨,他异国他乡的求学之路也远比我们的想象要艰难得多。

“苦,肯定有苦的时候”,王勇思索良久,缓缓追溯起刚到美国的第一学期时最难熬的那段时光,一张赴美的单程机票便已经花光父母一半的积蓄,一旦没有学好就会丧失被资助的资格。“我完全没有任何退路,有时夜里只睡一两个钟头就给吓醒,觉得自己得赶快读书看论文。当时自己也觉得很苦,甚至想,我在国内过很舒服,为什么要来这里受苦呢?”辛苦得到了回报,第一学期结束后,他各门功课都得了A, 研究的成果也得到导师的赞赏,从此,有了自信,也更多地体会到学习和研究的乐趣。不到四年,王勇获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还创下了公开发表8篇论文,每门功课满分(GPA=4.0)的记录。

博士刚毕业时,由于美国普遍的经济危机,国家实验室甚至没有任何一个方向可以全额资助王勇的研究,只能由三个项目凑起来的经费供他博士后的工作。但是这也就意味着王勇要同时为三位老板打工,每个老板都认为他是为他们百分之百的工作。对此,他没有丝毫怨言,而是享受所有研究的机会。正是凭借着积极勤奋的工作态度和工作热情,王勇在短时间内取得了杰出的工作成绩,成为当年实验室在裁员1000多人情况下正式聘用的少数几位员工之一,也在后来不到9年的时间内连升五级,成为实验室少数获得的最高技术职称(Fellow)的人员之一(五千多正式员工中不到五十人获此职称),不仅是当时实验室最年轻的Fellow之一,也是实验室历史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化学工程师。

为父:女儿之事是最重要日程

无论是青涩的求学年代,还是杰出的工作生涯,王勇的生活节奏都可以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忙碌”。对此他觉得自己给家庭的时间总是不够多,始终有一种深深的内疚感萦绕心中。说道这里,王勇忽然又笑了一笑,补充到“或许正因为这样的想法,我给家庭的时间反而多了”。女儿的任何活动都是王勇的首要日程,在他的心目中,女儿的篮球赛比NBA精彩多了。

最使王勇难忘的是陪伴大女儿参加州里钢琴比赛的一段经历,女儿进入了决赛。决赛开始之前,女儿十分紧张不安,问道:“如果我表现的不好,拿不了第一,你会不会很失望?”王勇立即告诉女儿:“我不在乎你能不能拿第一,我最在乎的是你能不能享受在台上的每一分每一秒,你就去享受那音乐。”最后,女儿获得了第一名的成绩。 “虽然女儿的水平并非最好的,可是只有她的演奏没有紧张失误。” 王勇自豪地说。其实,这何尝不是王勇自己所坚守的信念呢?结果无法控制,索性享受过程,这样的心态使他这一路走来都十分的轻松惬意,从不给自己戴任一副沉重的枷锁。

为师:学问的价值在教书育人

“王勇,你还有没有问题?”喜爱提问的王勇总会被老师们格外关心,于是,在多年之前的川大校园中常常会上演着这样一幕。当王勇被问及自己为何会取得今日的成绩时,他将这些主要归功于自己的老师们,他认为老师们的关心照顾一直是自己最大的福气。

对于未来的目标,王勇有自己的打算,“我从来不曾设立什么远大的目标,踏实地把手上的事做好,但若一定他说出一样追求的话,那应该就是教书育人了。”其实,早在他刚刚毕业于华盛顿州立大学的时候,曾有过到大学求职任教的念头,只是那时的他并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资历来传课授业,年轻时他也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来接下这一份重担,因此,他选择了先走出校园。如今,在国家实验室工作的同时他也回到了自己年轻时就读的美国州立华盛顿大学化工系执教。面对这样的变化,王勇解释道:“可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的我总觉得,我文章写的再好,研究成果再多,获再多的专利,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切现在看起来很新的技术必然会被另一种更新的技术所替代,惟有教书育人,把我的所拥有的学问传授给下一代,一代又一代的长久地传承下去,这才是学问最重要的价值所在。”

为人:路边风景是我旅途最爱

与其他许多优秀的科研者不同,王勇从未给自己设立过任何一个宏大的目标,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所重视的并非一件事情的结果,而是它所历经的过程。”

除了对科学的兴趣之外,王勇还热衷很多事情。他从小学习小提琴,热爱橄榄球和篮球赛、滑雪、听交响乐、品酒,修花剪草,擦洗汽车,他将科学上的钻研精神移植到生活中,因为热爱研究汽车,曾经将自己的第一辆车除了发动机全拆上一遍,但凡车子出了毛病,他总立刻就知道。

因为在小学四年级的运动会上跑了倒数第一名,王勇开始练习跑步。他每天清晨都顺着家边的河边跑上一圈,谁知这一跑,便跑进了校队,在考大学那年跑出了昆明市3000米第三名的优异成绩。如今,回想起那一日日的单调乏味的跑步练习,王勇感触颇多:“跑步锻炼出了自己的毅力,运动员的确是冲刺拿冠军的瞬间很令人激动,令人鼓掌,但如果一个人不曾享受训练的过程,他就不可能拿到冠军,就算他拿到了冠军,他也会觉得不过如此,无法享受到这其中的乐趣。”

修花剪草,拉琴跑步……虽然有一些事情别人看来是如此无聊,但是在王勇看来,人生不就本该如此吗?在人生旅途中,王勇所在乎的并不是终点,而是东篱下、花丛旁——这一路的风景倾城。

“采菊东篱下”,他的南山若是已见,则不必再拘泥了行迹;若是将见,则无需悬心挂怀;若是不可见,则挂怀也了无用处,更是应当悠然处之了。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传真)
技术支持:四川大学校友会桑梓工作室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