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校友专访
 
徐强 首页>> 校友风采  

徐强:以平淡心境 搏豪迈人生

                                      撰文/张越


“喂,你好。”

电话接通后,徐强的声音从电话机里传了出来。他的话带着浓郁的山东口音,亲切中透出质朴。这位来自山东的校友,出生于中国苹果之都——栖霞,他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真诚实在,没有讲究的辞藻,没有繁琐复杂的句式,只用简练易懂的话语,把他几十年的人生感悟与我们细细分享。

谈大学:年少入蜀求学路  历经艰难终毕业

1980年,十七岁的徐强孤身一人离开家乡山东,来到四川大学(原成都科技大学),开始了他在这里的学习生活。从山东到四川,相隔的不仅仅是一千多公里的距离,不同的气候、各异的饮食、陌生的风俗,这一切对于第一次走出山东的十七岁男孩来说,需要很长时间来适应。徐强对此却坦然对之,理由简单充分:“农村困苦艰辛的生活,为适应一切环境打下了基础,所以来到四川,我很快就适应了。”当被问及离家这么远是否会经常想念父母时,徐强回答道:“很想念,但能控制住,我很早就独立生活,十四岁开始就远离父母住校了。”

在徐强的记忆中,四年的大学生活单调却充实。他学的专业是机械设计与制造,内容相当枯燥乏味,曾经甚至有过退学重考的想法,但被父母强硬制止,只好坚持下来,每门课程只求及格,确保拿到毕业证。他深信“知识改变命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甘愿当一个“书呆子”,被专业学习缠得分身乏术的他,也和同龄人一样,在大学校园里体会着各种乐趣。比如同学友情,他还记得寝室六个人,有河南的,江苏的,山东的,四川的,记得室友们蹩脚的带着家乡话口音的英语;比如青春期的萌动,那个同校电力系的江西女生,相逢一笑,低头错过,曾让他内心悸动,但自己却从未和她说过一句话。这些星星点点的美好回忆散落在他的大学生涯,让原本单调的学习生活染上了一点斑斓的青春色彩。如今,不惑之年的徐强在回忆起那时的生活,还不无幽默地补充道:“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大学时期无恋爱经历。”

谈事业:弃政从商柳成荫  “小我”“大我”捧手心   

大学一毕业,徐强就被分配到机械部仪器仪表司直管企业济南仪器仪表公司工作,在这里一干就是十几年,对他来说,这十几年工作最大的收获在于充分了解自己、迅速适应环境、谋求发展空间。结合自己的性格与优势,他及时调整思路,以求在企业管理方面有所突破。而后在山东鲁能集团公司成为职业经理人,发展空间变得相对狭窄。经过反复思考,徐强决定自己创业,于是成立了济南新汉德电气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徐强向记者袒露,自己曾经的理想并非经商,而是从政。“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同事都认为我的性格能力适合从政,我自己也为从政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然而各种因素制约,最终放弃了这个理想,不过他对此也看得很开:“人都是希望得到社会认可的,从政以获取社会地位无可厚非。如果这条路行不通,不必钻牛角尖,条条大路通罗马,可以转而考虑提高自己的经济地位,这是相对功利的思想,也是很务实的想法。”谈到自己创业的经验,徐强认为最重要的是可持续性发展,而稳固的人脉则是可持续发展的保障之一。“成立一个公司很容易,但要让公司可持续发展就不简单了,这就得益于做人,只有真诚做人、真诚沟通才能建立起稳固的人脉关系,而人脉都是相互的,建立起来后,对彼此都大有裨益。”他进一步总结到:“做正确的事重于正确地做事,人生的发展必须要将战略和战术有机结合起来。”

随着社会的发展,企业经营者的角色内涵也变得丰富立体,不再仅仅与“盈利”、“得失”挂钩,而是越来越多地与“社会责任”、“慈善”联系起来。对于企业家与社会责任的关系,徐强有他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作为企业经营者,首要任务是把家庭照顾好,把自己的子女教育好,把自己的父母赡养好,将自己身边的人和事料理好,也就相当于给社会一个最基本的回报。在这个基础上,如果还有余力,做慈善也是应该的。家是‘小我’,国是‘大我’,如果连‘小我’都照顾不好,对‘大我’的贡献又从何谈起呢?”他很佩服陈光标,这个充满争议的企业家兼慈善家,在他眼里首先是一个成功的企业经营者,同时也是一个有回报社会能力的善良之人。“他有权力选择自己的表达方式,这无可厚非,但不管怎样其本质是善良的,他能拿自己的财富回报社会,光这一点,就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如果你做不到,你就没有资格挑剔别人的行为。”

谈自己:矛盾的对立统一  白兔的战士豪情

徐强说自己是一个矛盾的人。

他看佛经,却不信佛。当他身边的朋友邀约他到名山大佛去祈拜时,他总是说:“我可以去,可以看,但我不拜,不信。”佛经里的很多道理,他都很赞同,他时常重复的一句话是“人成为人是很艰难的,要珍惜自己”,但佛教倡导的“人要忍受痛苦以换来世幸福”的观念他却不认同,他说:“成为一个人很艰难,但这么艰难的事我都做到了,我为什么不好好地奋斗、好好地享受生命呢?”他是一个勇于拼搏的人,在他的世界观里,人是应该对自己的命运负责的。

他看重名利,但却不把名利放在第一,他懂得享受,但却也懂得品尝人生百味。徐强说自己的性格像兔子——敏感,对物质的要求很低。他有过自卑,但却从不停止努力,努力带来进步,进步羸得认可,认可则转化为自信。他不追求奢侈的吃穿,粗茶淡饭一样甘之如饴,中药一样当成咖啡来品,凭着一股子韧劲儿开创出自己的事业,赢得了属于自己的经济、社会地位。这样看来,他不像一个柔弱的白兔,而更像一个披荆斩棘的战士,那双眼睛,却始终干净清透,恬淡如月。

他崇拜毛泽东、朱德,崇拜《洪湖赤卫队》,崇拜革命者抛头颅洒热血的无私和激昂,可他也喜爱金庸古月的武侠小说和琼瑶的言情小说,爱文学世界里的江湖恩怨和儿女情长。以毛泽东和朱德为代表的老一辈领导人,是徐强那个年代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在徐强看来,两人有一个共性,就是“无私”,他对无私的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好感。对于自己第一次看《洪湖赤卫队》的情景,徐强还记得很清楚:“那会儿是76年,我晚上跑了十几里山路去看那场电影,当时对我的触动很大,虽没有热泪盈眶,但真的是内心澎湃。”徐强也是个文学爱好者,大学四年,他看过不少小说,看琼瑶时自己跟着主人公难受,看金庸古月又进入角色体会武侠世界的刀光剑影。他认为自己其实更适合学文科,也喜欢学文科,但遗憾的是,自己无法拒绝父亲要他学理工科的要求。

他喜欢艺术,却从不尝试自己创造艺术。徐强除了经营自己的公司外,还在从事艺术收藏、投资、投机三位一体的活动。他收藏了不少知名画家的作品,也喜欢欣赏这些艺术品蕴含的美感,但却从来没有“有朝一日自己也要成为艺术家”的打算。他说:“艺术人才,包括表演艺术、绘画艺术,都需要天生的悟性,再加上后天的努力。悟性是很重要的,人一定要把自己看懂。我为什么不自己创作艺术?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个悟性,没有那个天赋。”徐强把自己剖析得很透,他认为看透自己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关键在建立自信,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突破口。

这么多的矛盾都能如此和谐地统一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也许正是因为血液里存在的各种矛盾分子,才让徐强拥有如此丰富的精神世界,才能让他在“吃草的白兔”和“挥剑的战士”这两个角色之间任意转换。 

谈人生:平淡心境平凡人  以爱为伴事竟成

徐强的价值观和他的性格相辅相成,咋一眼看上去淡如清茶,但看到最后总会闪现出几丝执着的火花。

他用“平凡”与“平淡”的区别来解释什么是幸福。“平凡和平淡是两个概念,前者是一种生活状态,后者是一种人生心境,平凡的的人只解决了生存问题,平淡的人却已经触及了精神问题。”他进一步解释到,平凡的人无法感知自己幸不幸福,因为他从不思考这些问题,而平淡的人却能感知幸福,因为他的心境决定了他对待生活的态度。徐强认为自己属于平淡的人,但是平淡里也参杂着平凡的一面,因为活在这个世上的人不可能不食人间烟火,双脚总要踩在地上,用他的话来说:“我要继续活着,继续生存,所以还得继续努力工作。”

面对如今浮躁、复杂的社会现状,徐强掩饰不住内心的无奈。作为一个父亲,他时刻关心着女儿的健康成长,从内心深处希望她过得好,但惟有一点,他希望女儿一定做到,那就是:经济独立、人格独立。在他看来,即使在现代社会,女性仍是弱势群体,各方面的局限和歧视仍然存在,所以女性一定要自立自强,展现出自己的风采。他说,人生在世少不了爱,尤其面对越来越浮躁、功利的社会,爱更是一剂强心针,能帮我们渡过难关。“人第一个要爱的就是自己,有了爱自己的能力,你才能把爱推而广之,才能够爱伴侣,爱孩子,爱父母,爱周围的朋友或同事。那些遇到一点挫折就走极端的人,太不珍惜生命,他们不懂如何爱自己,更不懂如何爱别人。”

在采访的最后,徐强告诉记者他判断成功的两个标准,一是有能力帮助人,二是不伤害无辜的人。按照他的这两个标准,很多人都可以被列入成功之列。对此,他笑着解释道,这个社会对成功的定义不是单一的,有世俗上理解的那种光宗耀祖的“大成功”,但也有很多看似不起眼实则筑成了社会良心的“小成功”,获取“小成功”的门槛很低,只要有心就可以。

或许,徐强只是想用他的“成功二则”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小成功”做到了,那也是一种成功;小人物当好了,那也是一种幸福。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传真)
技术支持:四川大学校友会桑梓工作室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