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校友专访
 
张山 首页>> 校友风采  

 

山一样的意志

            ——神枪手张山

    如果让女权主义者选择的话,他们心目中奥运会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肯定是一个中国人——张山。因为在所有的竞技项目中,只有双项飞碟这个项目是男女同场竞技的,更因为在她之前还没有一个女性能够夺得这个项目的世界冠军。

    巾帼不让须眉

    张山出生于四川南充的一个普通教师家庭,她有两个哥哥,在家排行老三。她走上射击道路,纯属是一次“意外”。因为在进入射击队之前,张山在四川南充的一所很有名气的中学——南充一中学习,而且她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在中学当老师的父亲自然在张山身上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1984年的一天,四川省射击队的江泽祥、周杰等几位教练到南充一中挑选队员,看过了一些学生后,教练们普遍有一种失望感。正当教练们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校领导说还有一个学生比较机灵,建议让他们看看再走,于是教练们便答应再等五分钟。

    过了一会儿,领导口中“那个比较机灵的”学生赶回了学校,这个女学生往教练们面前一站,就给了教练们眼前一亮的感觉。通过测试,教练们发现她眼到,手到,反应快,非常适合练习飞碟项目。那时候,这个女学生除了在学习上充满灵气以外,还是校篮球队的队员。再后来,她就离开了熟悉的校园,放下了手中的篮球,扛起了枪,走上了射击场。这个“比较机灵的”女生,就是8年后站在奥运冠军领奖台上的张山。

    江泽祥教练对张山的射击训练有过一段这样的评价:“1984年10月,张山开始了系统的射击训练,在刚开始接触飞碟这个项目的时候,她进步神速,经过半年多的系统训练,她就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

    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双向飞碟射击比赛中,张山以预选赛200发200中,决赛25发23中,共225发223中,战胜众多的强大男选手夺得该项目的金牌。她不仅创造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奇迹,同时以200发子弹无一脱靶的出色表现把自古以来“百发百中”的传说变成了事实,把奥运会这项纪录推到了不可能再破的顶点。就像张山自己说的那样:“自己都感觉到很惊奇,我觉得真的要做到太难了,我居然做到了。” 

    圆梦川大

    在1993年之后,命运给她开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玩笑,国际奥委会取消了该项目男女混合的比赛。张山“失业”了,“这也可以说是顺了我父亲的心意。因为我的父母都是教师,他们特别希望我们家的孩子都能够去接受高等教育。”于是,在完成了1993年的全运会任务后。离开赛场的她首先去圆了自己的大学梦,25岁的张山成为了四川大学经济系年龄最大的一名学生。

    进入川大之前,张山对经济学一无所知,是当时四川大学的一位校长给她提的建议,毕竟运动员要转型的话,应该去了解更多现在非常热点的知识。“学经济跟射击很相似,需要瞄准,最后就是指哪儿打哪儿,百发百中。”从此,中国又多了一位经济学家。张山还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 MBA也已毕业,她的学历足以令人羡慕,但张山谦虚地说:“我学习不在于拿文凭,主要是学多点东西,开开眼界。”直到现在张山还特别感谢她在川大的老师蒋永穆教授。 

    再回靶场

    1997年,正在准备毕业论文的她已经决定要重新开始,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就在这时,从国际射联和国际奥委会传来了消息:女子双向飞碟项目被列为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

    在离开枪声的日子里,张山发现:人不在,心却在枪上,走了这段路,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么。熟悉的枪声召唤着张山,张山又回到自己久违的靶场,延续自己的奥运梦想,这也是她多年的心愿。第二年的开罗世界杯赛上张山获得女子双向飞碟的冠军,拿到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入场券,但是因资格赛第八的成绩没能进入决赛。对于这次奥运会,张山没有多大把握,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我只希望悉尼奥运会能在我身上发生奇迹,但是奇迹并没有发生。” 

    想做好妻子

    2004年,在靶场失利的张山迎来了自己的一段跨国婚姻。2004年11月7日,36岁的巴塞罗那奥运会射击冠军张山与澳大利亚裁判巴恩斯在成都结婚。两个都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人因飞碟而结缘。

    1993年在德国参加射击比赛,他们两人相识,并互有好感。由于当时双方都有家室,只是像一般的朋友那样来往。1995年后,张山再也没有在国际大赛中碰到巴恩斯。直到2000年悉尼奥运会再相遇时,巴恩斯已是一名裁判。原来1995年之后,巴恩斯经商去了。他曾结婚并有两个女儿,其后离异。此后每有张山比赛,巴恩斯就向国际射击联合会申请裁判,两人没有道破关系,但都明了彼此的心思。当有人问张山人生最开心的时刻是否奥运会夺冠时,她笑着说:“不,是我找到了我的老公。”

    婚后,两夫妇因为各自的事业聚少离多。结婚第一年,因为备战全运会,张山必须在国内参加训练和比赛,巴恩斯也十分理解,差不多每两个月就飞来一次与张山团聚。原想着全运会结束后,张山就去陪他。上半年她也的确在澳大利亚呆了两个月,可进入5月张山又不得不离开先生,回到她原来的轨道上。这第二年的生活,又被她的归队打乱了,她又对先生食言了。

    虽然张山整年地忙碌,但先生总是表现出了万分的理解。尽管如此,张山还是觉得自己欠先生太多了。奥运会之后本以为可以轻松一下了,但是明年的全运会,2010年的亚运会……张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离开,自己能否离开得了。就像张山自己说的那样:“我真的想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妻子。”        

    北京奥运 不是终点

    一个人爱好一项运动容易,把自己爱好的运动坚持到底却很难。

    因为喜欢,所以坚持。张山对双向飞碟的酷爱已经深入了她的骨髓,就像她说的那样:“在我的骨子里,体育已融入骨髓。”从十六岁开始接触猎枪到四十不惑之年,尽管中间有很多挫折,甚至自己的项目被取消,但她始终没有放弃自己手中酷爱的猎枪。在悉尼奥运会失利之后,她毫不气馁地继续对04年雅典奥运会入场券发起冲击,遗憾的是,还是失败了。 看淡荣誉的张山并没有退出射击舞台。在2004年的之后的每一届世界杯和世锦赛上都能看到她的身影。08年她再次去冲击唯一一个08奥运会参赛资格,结果还是功亏一篑,无缘北京奥运。但是她没有放弃,还准备从头再来争取下届入选。对此,张山说的一番话让人肃然起敬:“现在还经常厚脸皮地去参加各种比赛,即使以失败告终我还是很开心,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在享受射击的乐趣。”

    “北京奥运不是终点。”是她那种山一样的坚忍不拔的意志,成就了一个奥运冠军,更成就了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传奇,也使她成为08年北京奥运圣火8月5日成都站传递的第一棒火炬手。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传真)
技术支持:四川大学校友会桑梓工作室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