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站内搜索    
     
 
校友专访
 
张翔 首页>> 校友风采  

张翔:走向更大的人生舞台

 

“亚洲第一扣球手” “亚洲飞人”——张翔。汪嘉伟统帅时代的中国男排不可或缺的重量级人物,曾经中国男排的灵魂。他现在在哪里呢?他的身后有怎样的故事呢?他曾经的风采还在吗?带着疑问我们9月11日与他见面了。 

9月11日下午3点我们按照约定来到四川省运动技术学校。他一身朴素的运动装,不事张扬。要不是1米94的身高,在人群中他真的很难被一下辨认出来。我们一路上扯着家常,采访就在这样轻松地氛围中进行了。在退下赛场之后,这位曾经的“飞人”,生活中少了一分赛场上的锋芒和狠劲,而多了一分敦厚和谦逊。

“让我放弃,我舍不得”

张翔从14岁开始接触排球,20岁进入国家队。在国家队一呆就是十几年。直到2006年底因伤退役。接着便下来在四川男排做助理教练。一直都未离开过排球。在谈到退役的时候,他也是充满了无奈。“当时自己已经35岁,身体已经不行了,已经打不动了,这才退下来当教练的。”

35岁,对于一个排球运动员来说,可以算是一个相当大的年纪了。那时,同一时期的队友们都已经差不多退役,曾经的老大周建安也成为了四川男排的教练。而张翔却一直坚持奋战在赛场上。是什么原因让他坚持了这么久。

“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川排深厚的感情。2002年到川大读书的时候本来就打算退役了。那时候31岁,本来就打算下来安心读书。但这时,球队教练周建安希望我可以再带一批年轻队员。并且我对排球这项运动感情很深,让我放弃,我舍不得。于是跟家人做工作。就这样带着年轻队员打到了2006年底。”

“当时,教练员、领导对我们运动员都给了很大的支持,作为一个人要有一种报恩的想法。国家花钱培养一个运动员不容易。只要国家需要我,我就可以干下去。否则觉得愧对国家。”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感情,质朴而深沉。没有什么动听的语言,华丽的修辞,但却是真真切切可以感受到的。

这种感情体现在对排球事业的执着,体现在对曾经队友的承诺而肩负重任,体现在作为教练对现在这支队伍的谆谆教诲,体现在对国家培养的感恩。他说,他从事排球事业这么久,从来没有后悔过。

而张翔现在是四川男排的助理教练,主要的职责就是执行主教练的意图,在主教练安排训练项目以后去执行。 “以前作为运动员来讲,只是把我自己管好就行了,现在一个人要管十几个人。更辛苦了。”而对于这种由队员到教练的转变,张翔也是在摸索中逐渐适应的。而在川大学习的经历帮助了他。

我们采访的地方是在四川男排的训练馆。在采访过程中,张翔不时把目光投向在场上训练的四川男排的年轻队员们身上,关心着他们的进步。对于这支队伍,对于这些年轻的队员们,他也有深厚感情。现在的四川男排对他这样评价:“现在的四川男排还处于上升期,目前成绩还不是特别理想。还是处于中游的水平。”事实上,四川男排这支队伍近几年的成绩并不好。外界甚至有这样的言论:“张翔之后,蜀中无人。”对此,张翔有自己的看法。“因为排球运动是属于一代队员一代队员这样往下传的,而由于我们那一代队员打得太久了,压制了一部分队员。从而导致由那么一两批队员接不上,而出现了优秀队员的断层。但是,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是可以达到很好的水平的。”

四川男排曾经的辉煌还留在人们的记忆当中。四川男排从1995年开始的联赛五连冠至今无人能及,在1996-1997年度首届主客场制全国联赛中,他们更是创造了以全胜的战绩夺冠的纪录。

“我主张队员多学习,多看书。知识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对打球是有帮助的。”“现在我们有很多的队员也是边练球边在大学里深造。身体素质,技术水平只是一方面,如果没有文化水平作铺垫的话,队员们也很难达到一个特别高的层次。”“现在的队员们有一定的理解能力,但还不够透彻。当然,我并没有规定队员们一定要看什么样的书。因为大家的兴趣都不一样。只要能深入到书本里面,就都是有用的。”

“川大带来的是一种文化氛围”

在九运会后,张翔进入四川大学读书,2004年从川大毕业。在学校的生活让他体会到了和赛场不一样的氛围和经历。这两年校园生活的时光也深深印刻在了他的人生当中。

张翔当年选择的是行政管理专业。对于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他说文科是自己的爱好,并且这个专业的学习对他现在的教练生涯也大有裨益。

“行政管理和与教练这个工作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把学到的知识运用于管理,可以相互借鉴……不像以前,管理比较机械,现在实行的是人性化的管理。每个队员的性格都不一样。要因材施教,不能一刀切。”

张翔在川大的生活,除了有定期训练和比赛之外,日常生活与学习和其他同学没什么不同。他没有住校,但基本上每天都会按时到学校。“学校对我和其他同学的待遇是一样的,也有发饭卡。当课程比较紧的时候也会在学校食堂吃饭。”

“早上6,7点的时候会到校园里看书。印象比较深刻的是荷花池,那个时候常常过去。因为环境幽静,是一个学习的好地方。”“但往往会有学习和训练时间冲突的时候,这时只有自己来协调。通常会利用课余的时间和晚上的时间来看书。还会借同学的笔记来看。通常在自己要外出比赛之前会嘱咐同学记好笔记,自己回来的时候要借用。”

张翔在学校的时候确实是这样的一位很努力的学生,就如每个到川大求学的学子一样。

“通常晚上的课比较多,星期六星期天也会上课。因为课程比较紧,所以会想办法把落下的课补上。”

在被问到在川大的学习成绩时,张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很多时候会缓考和补考,因为恰好考试时间和比赛时间冲突。但即使是这样,还是会尽量考好每一门课。”

“还是有很多同学找我签名的。这时候我就会尽量满足他们,因为毕竟自己是名人。但我觉得自己跟他们没什么不同,都是到学校来学习的嘛!”

张翔还记得当时在川大的教导主任梁老师在学习上对自己帮助很大。“2002年我被召回国家队备战亚运会,学校,老师和同学够给了很大的支持。让我在学习上放心,没有后顾之忧,专心备战亚运会。”

“我还记得当时班级的班长。有空的时候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还会相约到川大旁边的望江公园喝喝茶,聊聊天。”

这么悠闲的日子现在对于他应该不多了。作为川男排助理教练的他就像一个家长一样,要全力管理好现在的这支队伍。

在谈及这段在川大学习的经历对自己的影响时,张翔也是充满了感慨。

“川大带给我更多的是一种文化氛围。让你感觉这是一个做学问的地方。传统的观念都认为运动员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事实上,干任何一行都离不开知识。知识丰富,阅历增加之后,理解能力才会提高。对于项目的理解才会比较深入。讲一些东西,更能融会贯通。”

在采访的时候,张翔多次提到“理解”这个词。对技战术的理解,对书本的理解,对排球这项运动的理解,对人生的理解。因着这样的“理解”和领悟,我们才能看到一个不同于一般运动员的张翔。 

“希望可以多抽出点时间来陪陪家里人。”

在提到家人的时候,张翔便显示出一种关怀和歉疚。

“由于职业的关系吧,我三天两头的出差。经常是大半年的时间都在外地集训和打比赛,一回到成都便尽量呆在家里。”

张翔的老婆是一位漂亮的空姐,并且有一位4岁的小女儿叫张子涵。

张翔现在就住在离训练地点不远的单位宿舍里。“但因为白天要训练,也只是晚上才有时间陪陪家里人……和女儿的关系还是挺好的。”

在提到女儿的时候,他便显出一种少有的活泼。“现在休闲的时间很少了,回到家里主要就是带娃娃。”当被问到是否也会让女儿从事排球这项职业的时候,他也是充满慈爱地说:“不强求,看她自己有没有天分,愿不愿意做。……我们每次问她愿不愿意干体育的时候,她就摇着小脑袋说,不干。”说到这里,张翔还模仿女儿摇头的动作,满脸的可爱。 

“我感觉自己亲身参加了奥运会”

张翔在2006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作为运动员参加北京奥运会对于他个人来说只是一个梦想,自己已经无法坚持到08年。接着,他在06年底因伤退役。那时,据北京奥运会还有两年。当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颇有些英雄迟暮的感觉。

由于东道主的缘故,中国男排直接获得了参加北京奥运会的名额。北京奥运会是中国男排是参加的第一届奥运会。但面对世界强手,敢打敢拼,取得了第五名的成绩,这是一个突破。而对于张翔,这还有不一样的意义吧。

“能够参加奥运会对于中国男排来说是一种机遇。我也很羡慕他们。他们也很争气,打得很好。最终获得了第五名的成绩。……中国男排主教练周建安也是我曾经的队友,我们那时都叫他老大。他能带领中国男排取得这样好的成绩,我也为他感到高兴。”

他说他没有后悔过。我想,对于奥运,他也没有后悔过吧。“我在国家队干了十多年,参加了四届奥运会的选拔,都没有选上。”张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笑了笑。

他已经过了让人感觉英雄暮年的时候。离开了奥运的舞台,却没有离开赛场,没有离开排球。他还有更广阔的人生的舞台

张翔说,由于要训练的原因,没能亲临北京奥运的赛场去看看,但他一直都关注着比赛的进行,关注着奥运。

张翔参加了北京奥运会的火炬传递,是一位奥运火炬手。“在传递火炬的时候,就感觉自己亲身参与了奥运。我非常激动。百年奥运,这样的盛世千载难逢。我们一生可能就只能参加这么一次。它让人铭记。”

 “我非常能理解他们”

在谈到关于这次奥运会上,中国女排负于郎平所执教的美国队时,张翔说“我非常能理解她”。

“作为一个教练,执教是作为一种职业。我带这个队,就要对这支队伍负责,希望能够把这支队伍带好。这才是一个职业教练。而不应该有过多的主观感情色彩。……有些人可能会有一些民族情绪在里面。但是作为一个职业教练,我非常能理解郎平。这展现了自己的能力,体现了一个教练的价值。……这也说明中国教练的水平高啊!如果是我,我也会去的。”

对于外界拿中国男足和男排比较,说给男足投入了太多的资金却不见回报。张翔说“我很好平衡”。

“这是由项目性质决定的。足球全国人民都喜欢。你踢得差,全国人民都骂你,说明那么多人都在关注。像我们这个运动,有很多运动员都是默默无闻地就干完了。这是个群众基础的问题。项目决定了他可以赚钱。”

“我相信中国男足的队员们已经努力了。可能是没有找到一种教练和运动员之间的平衡和行之有效的方法吧。”

在赛场下,张翔也这样一度让我们惊讶,因着他的理解和思想。这让我们认识了一个真实的张翔。

采访的时候,张翔的态度是谦逊的,心态是平和的。我们的问题他都一一仔细的回答,我们提的要求他都尽量满足。看得出来,他很安于现在的生活,说“安于”我们丝毫没有贬义的色彩,事实就这样。他平凡而真实的忙碌着,享受着现在的生活。

采访过后,我们参观了他们的训练。他对员们要求是严格的,风格是坚毅的。这让我们依稀又看到了当初他在赛场上的锋芒。

最后,作为川大的校友,他对川大的学弟学妹们说:“要好好珍惜在川大学习的机会,这将是你们人生道路上一笔重要的财富。”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传真)
技术支持:四川大学校友会桑梓工作室 |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