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专栏 | (一)赵永庄校友专访

  •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23日     来源:四川大学校友总会公众号      点击:

芳华40载 归来仍少年

  1977、78级大学生,是一个多数人经历过上山下乡磨练的群体,是一个历经艰辛终于得到改变命运的机会的幸运的群体,是一个经历了最激烈的高考竞争后脱颖而出的群体,是一个大浪淘沙后特色鲜明的群体。

  1977、1978年的高考,是录取率极低的高考。1966年停废高考,1977年9月决定恢复高考时,考虑在中断11年高考后,加上77年应届高中毕业生,以及允许1978级高中生的优秀者提前报考,起初预计13个年级累积的考生有可能达到2000多万人,原定计划招生20万人,录取率是1%。

  在中国高等教育史上,1982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年份。这一年,恢复高考后的首批大学生1977级本科生于年初毕业。紧接着,夏天又有1978级大学生毕业,结果这一年有两届大学生毕业,同属于1982届。不过,与过去大学生通常以“届”来区别不同,自从1977级大学生以后,大学毕业生通常称“级”而不称“届”。

  作为1977-78年间中国高考改革招收的第一二批大学生,四十年后重返母校,弹指一挥间,历经改革开放黄金时代的亲历者和参与者,回忆起这一切,历历在目,感慨万分,汇成一句话:不忘初心,无悔青春,磨砺同行,无愧人生!

  2018年9月29日下午,四川大学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77/78级入学四十周年纪念大会在望江校区文华活动中心音乐厅举行,77、78级校友从五湖四海汇聚母校川大,同叙往昔情谊,共忆峥嵘岁月,同庆母校122周年华诞。

  川大校友借此次校庆有幸采访到多位校友,他们有的是叱咤风云的商界大佬,有的是学成归国的优秀海归,有的是坚贞不渝的边疆战士,有的是著作等身的学术牛人。难以想象,这些光环笼罩下的优秀校友就是那个黄金年代的少男少女,让我们坐着时光机见识一下他们当年的求学之路与奋斗历程。

赵永庄:有权利去尝试失败,也是一种自由

人生经历

01 1982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

02 1987年赴任赛特大厦总经理

03 1992年创办永庄物业管理公司

04 2006年任中国木偶艺术剧院董事长

  商业领域中有这样一个群体,她们是雷厉风行的话事人。“巾帼不让须眉”是对她们最常见的赞扬,她们就是女企业家。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有不少的女企业家凭借个人能力与魅力博得一片天地。女企业家在当今社会发挥着越来越不容小觑的影响力,不妨让我们看看她们的管理之道与的精神坚守。

  初见赵永庄,是在校庆活动的现场。她举止端庄,言语中透露着优雅与坚定。当你同她聊天时,就能够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势不可挡的坚决气势。这种气势能够支持她战胜困难与险阻,就好像她一直处于“开机”的状态,随时准备好接受任何挑战。

求学:靠手抄课本考上大学

  1971年,在上山下乡大潮中,年仅15岁的赵永庄离开家乡重庆,到云南省建设兵团当了一名插队知青。当时,她每月只领18元的微薄补助,却干着插秧、喂猪等劳累的体力活,这样的苦日子一过就是3年。此后,她得到了在建设兵团团部当秘书的机会,收发、打字、接电话……一干又是3年。

  回想起那6年的艰难日子,赵永庄至今仍感慨不已:“1975年,我本来有两次被推荐上工农兵大学的机会,但后来不是被关系户给顶了,就是被最好的朋友出卖。从那以后,我终于相信了‘利益面前没有朋友’的说法。”

  在遭遇心灵的巨大打击之后,心存不甘的赵永庄仍苦苦追寻着自己的进城之路。“当时知青进城只有三个渠道:一是当兵,但这要靠关系,要有人推荐;二是找个城里人嫁了,可我是个爱情至上者,总不能为了进城而随便找个人结婚;第三就是考大学。”

  赵永庄说,“1977年,国家开始恢复高考制度,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定下这一目标后,赵永庄马上托城里的父母给自己买教科书,复习备考。考虑到自己已经6年未曾碰过课本,她不得不忍痛割爱,放弃了当一名科学家的儿时夙愿,选择了文科。

  在那个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买教科书也不是一桩易事。在给父母写完信后的第16天,赵永庄收到了家里寄来的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叠叠厚厚的、用复写纸抄写的“课本”。赵永庄至今还记得那封由母亲随包裹寄来、饱含歉意的家信:“家里有4个孩子,我们费尽了工夫才买到一套教科书,只好把手抄的一份寄给你了。对不起啊,孩子!”

  回忆参加高考的场景时,赵永庄如今回忆说只能用一个“惨”字形容。没有父母的陪伴,没有亲人的照料,她跟邻居借了一辆自行车,带着准考证、干粮和文具就出差了。然而万万没想到,骑到一半的时候,自行车就爆胎了。她只好在路边挥舞着双臂,去拦军车。终于遇见了一位好心的军车司机,把她送到了高考考场。

  对迫切希望进城寻求远大前途、改变人生轨迹的赵永庄而言,父母寄来的手抄教科书更激发了她心中的奋发之情。1978年,赵永庄以云南省文山州第一名的成绩被四川大学中文系录取。

  1982年,大学毕业后的赵永庄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没有像多数同学一样选择留在四川,而毅然决定到北京发展。“没有父母那年帮我抄写的教科书,我就考不上大学。那时选择去北京的想法很简单——北京是首都,我要让父母到首都过好日子。”赵永庄说。

  就这样,26岁的赵永庄带着心底待报的亲恩来到了北京。“掐指算来,父母已经跟我在北京一起生活22年了。这些年来,母亲帮着我照顾孩子,处理家庭琐事,成为我生活中的坚实后盾。眼下,我大学刚毕业的儿子已顺利考入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成为家人共同的骄傲。”赵永庄欣慰地说,“我和爱人特意在崇文区靠近大医院的位置给老两口买了套房,让老人家享受衣食无忧、快乐安顿的幸福晚年。”知恩图报的赵永庄,正用心底最柔软的亲情感受着与亲人共享天伦的乐趣。

蜕变:一次对话改变人生

  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家科委工作的赵永庄,心中仍然念念不忘她的儿时梦想。“那时我天真地以为,进了科委就可以接触到很多科学家,也许就会离我的科学家理想更近一些。”赵永庄说。

  怀揣科学家理想的赵永庄在1986年接触到了一位大科学家,而和这位大科学家的一次对话,再一次改变了赵永庄的人生轨迹。这一年,在由国家科委举办的一次全国交叉科学学术讨论会上,赵永庄向前来参加交流的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吐露心声:“钱老,我非常崇敬您。我的数学很好,从小就梦想着当中国的‘女钱学森’,但15岁时初中还没毕业就下乡了,我看我这辈子是没希望了。”

  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钱老疼惜地开导她:“其实中国不缺少科学家,而缺少的是把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企业家。企业家是推动社会财富最活跃的细胞,21世纪是企业家的世纪,我看你挺适合做企业家的。”

  虽然已时隔21个年头,但赵永庄在回忆起这段对话时仍激动不已。“钱老当时说这段话也许是不经意的,但那一字一句都叩在我的心上,当时我觉得特别振奋,真有一种终于找到路在什么地方的感觉。”也正是因为这次触动,当时已享受处级干部待遇的赵永庄决定作别国家科委,实现由机关公务员到职业经理人的华美转身。

创业:结缘文化创意

  2006年9月15日时,先后管理过赛特、保利等高档物业的赵永庄已拥有了自己的物业管理公司,并管理着京泰大厦、北京中商大厦、江西出版大厦等10余家商业物业。

  “如果把房地产开发比喻成具有阳刚之气的男子汉, 那物业管理则是温柔细腻的少女。”有着10多年物业管理经验,并借此取得国际注册资产管理师资格的赵永庄曾多次形容她对事业的热衷与喜爱。

  那又是什么把她推向与物业管理丝毫不沾边的文化创意产业的呢?赵永庄把生命中这次转变解说成一次美丽的偶然。

  “2005年元旦,那天北京下了场小雪,我看电视新闻,看见北京很多的孩子被父母带着去学琴、练字、补课。记者问孩子为什么不去玩,小孩子们都说不知道哪儿好玩,家长说天太冷没地方可带孩子玩。当时我就产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在北京给孩子们建一个适合他们全天候活动的室内娱乐中心呢?这也该是一个产业方向呀!” 赵永庄说办就办,风风火火地找项目。很快,正在探索体制性改革的中国木偶剧院与她撞到了一起。

  2006年9月15日,赵永庄带着其快满10岁的永庄文化公司一举拿下中国木偶剧院51%的股份,并随即启动多方面事无巨细的改革:小到办公楼的消防配套系统,大到木偶剧院的市场化经营方案、人事薪酬体制改革。

  “变革传统的人事管理体系很难,要把事业人变成企业人,我首先开始员工培训,让大家考核上岗。改革前后,没有出现一例员工上访。”对于曾让她担忧的诸多阻力,赵永庄显然已如释重负。

  在市场化体制的激励下,一年来木偶剧院实现经营收入1761.6万元,比改制前的827.2万元增加了117%。木偶戏演出1042场,比改制前增加304场。电影放映3862场次。改制后与改制前同期相比,利税提高8.4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弹指间,猴王系列剧自2008首演以来,已经上演了三百多场,票房收入两千多万。此外,木偶剧院和入驻商家的销售额超过了1个亿,光上缴的国家利税和分红就达到两千多万。这些都是可见的数据,不可见的影响却无法估量,初步在大众中树立了中国木偶剧院的品牌形象。

  中国木偶剧院成功转企改制,赵永庄也完成了由机关公务员到职业经理人的华丽转身,对于这一切的改变,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文化产业转企改制是国家一个新的领域,党和政府多次提出文化要大发展,大繁荣,也正因如此才给了自己一个机会。所以,一方面要和党的方针政策一致,另一方面更要创新,要去探索。

  工作上,赵永庄带着倔强和坚强;生活上,赵永庄又充满着温柔和优雅。“能够事业和家庭平衡,才是最大的幸福”,赵永庄一直认为,事业和家庭是可以兼顾的。

  她说自己的父母为她打开一扇窗户,让她从不同的角度去认识世界、探索世界,或许正是深受这种家庭氛围的影响,让赵永庄在工作与家庭中不断推开新的窗户,欣赏更多的风景并追寻诗和远方。

  出生于1956年的赵永庄,几乎每一步都踩在时代变革的节点上。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家科委工作,这是大家公认的铁饭碗。正在事业风生水起之时,赵永庄却选择逆流而上,选择去担任物业管理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多年的管理经验,也为后期自己的创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她看来,无论是木偶剧场的诞生,还是媒体行业的蓬勃发展。每一次开创性的尝试,都离不开改革开放后,时代给予个体的无限可能性,“在这个环境下,虽然没有人能够保证你成功,但你开始有权利去尝试失败。这也是一种自由。”


上一条: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专栏 |(二)徐坚校友专访
下一条:校友会动态 | 四川大学澳新校友会成立大会在悉尼圆满召开!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