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专栏 |(二)徐坚校友专访

  •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27日     来源:四川大学校友总会公众号      点击:

● 1978-1982年成都科技大学化学理学学士学位;

● 1982-1985年获得成都科技大学高分子材料工学硕士学位;

● 1985-1992年北京化工学院高分子系讲师;

● 1992-1994年四川大学高分子材料工学博士学位;

● 1995-1997年中国科学院博士后并聘为副研究员;

● 1998-1999年日本北海道大学访问学者;

● 1999年聘为中国科学院化学所研究员

● 2001年聘为中国科学院化学所博士生导师。


    现任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化学研究所战略规划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复合材料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市化学会副秘书长。国务院成立的国家新材料领域专家委专家(工信部主管),国务院17个部委联合成立的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发改委主管),工信部新材料专家委员会专家,国家科技部新材料重大专项专家组专家(科技部主管),国家重点科技计划材料基因专家组专家(科技部主管)。国家基础科技条件平台大型科学仪器中心办公室负责人(科技部主管)。

    2001年当选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材、国家特殊津贴获得者、2004年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历任中科院化学所副所长、高分子物理与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纤维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等职务。2009-2017年国际标准化组织ISO TC202国际主席。

    历任2001-2005年国家863计划新材料领域高性能结构材料主题专家组兼高性能碳纤维关键技术专项组组长。2006-2010年国家863计划新材料领域专家组首席专家,2011-2015年国家863计划专家委员会专家; 863计划高性能纤维及复合材料重点专项专家组组长;国家973计划碳纤维项目首席专家。2009-2015年中国材料研究学会副理事长。

    初见徐坚,他正在和同学一起聊天。在说说笑笑之间,发觉他既健谈又随和,你很难将他和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副所长这样严肃的身份联系在一起。   当和他深聊下去的时候,你会发现他逻辑周延,条理清晰,总爱用一二三点进行说明,同时他用词之准确,痛点之把握,也是鞭辟入里。

    作为1977-78年间中国高考改革招收的第一二批大学生,四十年后重返母校,弹指一挥间,徐坚已经做了三十三年的教师,他亦是1977年以来近1亿2000万大学生中最普通的一员,从十七岁青春风华正茂的莘莘学子变成了一位为师表为人父三十余载。

    巴浦洛夫曾说过,科学的未来只能属于勤奋而谦虚的年轻一代。在笔者看来,它永远属于徐坚,属于这位永怀对国家对感恩之心,并将努力贯彻到极致,将理想与行动结合的浑然一体的开拓者。

1.变革的时代:少年立志出乡关

    由于父母在大庆工作,所以徐坚出生在东北地区。后来父母工作调动,他就随家人辗转到了涪陵生活。现在徐坚因为工作原因在北京定居。可能是因为身边环境的不断变化,促使徐坚形成了独立和坚韧的性格。

    涪陵,是徐坚年少时的奋斗之地。1976年的时候,徐坚学工学农下乡,由于他个子小,做什么都只能赚7.5个工分,而大部分人都赚10个工分,他回忆道,“当时的火柴就需要2分钱,也就是说我工作了一天赚的3.5分钱,买不了两盒火柴。”也是这样的生活压力,让年少时的他发觉学习是唯一的出路,他也无比珍惜学习的宝贵机会。

    1977年随着邓小平同志提出的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徐坚开始备考。他的高中期间数学、物理、化学老资断断续续,基本依靠靠自学;当时更别提什么备考材料了,他说“你要是有一份模拟考试卷,就好像拥有一份宝贝一样”。高考时由于母亲重病在外地治疗,徐坚当时的午饭就是父亲煮的面条。但由于家庭政审不合格,所以只好在1978年再参加一次考试。1978年7月的涪陵骄阳似火,温度高达42度,徐坚的家到涪陵中学每天来回两趟距离60里地,他早上到考场走过去,中午回来吃饭,下午再从家里走到学校。

    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徐坚在那年考入了成都工学院高分子化学与物理师资班专业(后改名为成都科技大学,现为四川大学)。从涪陵到重庆。再成都北站是600余公里,其中第一年春运从成都到重庆507公里路程居然在火车上整整颠簸了17小时。入学那天,少年徐坚挑着扁担来到了他梦想的校园,他的扁担一头是铺盖卷,另一头是箱子,就这样扛着行李,他独自一人从成都北站走到九眼桥成都工学院。

    在科学春天的阳光下,他以百分之五的中标概率,幸运地跨进大学之门,相聚在神奇的九眼桥畔,巍峨屹立的锦江古塔见证了班级里的同窗之缘。至今川流不息的锦江水叙述着同班兄弟姐妹之情。他的班级号78451,一个深埋在全班33个人心中的号码,深深地铭刻在徐坚这一代学子人生走过的每一步脚印上。
    徐坚所在班级里年龄差异极大,平均年龄22岁。同学里有1947年出生31岁才进入校园的老大哥,也有1962年出生16岁就上了大学的小学弟。这神奇的近一倍岁数差,让徐坚如今念念不忘。他现在对同学的名字依然记忆犹新,“郭大,老万,老顾——三驾老马车;张晓波、张先智、范山鹰、盛革樱——四朵金花;能歌善舞的李谓,善跑能跳的邹斌、少华,鹤立鸡群的陈伟。”

    课堂书本里,他们苦读的身影历历在目,洗衣台边,挑灯夜读的灯火在心中依然通明。三食堂窗口畔,一块玉米发糕,一份四两米饭,一碗烂面,味回悠长四十载。

    1978级大学生怀着虔诚的心走进大学的圣殿,徐坚还记得那一手好板书的串亚权老师,用狗吃骨头阐述直线最短的朱光华教授,注重物理概念、让不少同学第一次物理考试得50分的王仁光老师,还有专业教研室的江之桢、赵一雯、王光祖、汤宗兰、刘鲁滨、徐爱德、尧汝英老师,一张张和蔼可亲的脸庞,历经三十载风雨春秋,依然那样清晰和亲切。徐坚说:“他很感谢老师,是他们点燃自己,照亮了这文革后的新一代大学生。”

    当时成都科技大学优秀的师资力量塑造了改革开放之后的新一代。徐坚所在的78451班毕业时30人中10个人考上了研究生,其中5个同学进入了中国科学院,5个考入本校(其中2位为出国研究生)。在那个时代没有推免制度,全国每年仅有3000多人考上研究生,徐坚的班级可谓是学风良好,人才辈出。


    谈到同学间的趣事,徐坚如数家珍。他依然记得高分子系傅静(男)和符静(女)被分错宿舍的趣事,耳畔依然回响着78441“臭皮匠香飘万里”豪言壮语。他仍然记得“于无深处”中男女主角分隔万里,含泪接连理分喜糖的情景。还有那些年,因为抢自习室座位,同学之间起过的争吵、打过的架,现在回想起来都是让人感动的回忆。

    他笑着说,“当年,校广播站那三楼的灯光在心里仍然是那么的温暖,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同学相聚在一起,留下了无数青春的笑声。”这次难忘的求学经历也给徐坚留下了一生的真爱——在这里相识、相知、相爱,徐坚与妻子已相伴走过了三十二年春夏秋冬。

2.做学问:永怀感恩之心

    徐坚1983年入党,如今已是35年党龄的老党员。他认为,“一个人的一生,和民族利益是分不开的。”所以即便1999年时他在日本北海道大学做访问学者的时候,他的薪资和待遇都很好。可是为了国家,他毅然放弃了这一切,选择按期回国报效祖国。

    徐坚从1985年进入北京化工学院当了一名人民教师并以此为荣,1995年进入中国科学院研究所工作后一直有一个愿望:假如将来有机会的话,他还会回到高等学校当老师,他觉得做老师比做研究工作,更加能够体现一个人的价值。他说,“学生是我们最好的科研成果,因为当看到自己的学生比你更强、更好的时候,你会感觉到自己的一生是活得非常有价值的,也许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教师,但是我培养的学生,如果他能比我们更强更好的话,我觉得这个成就感是非常强烈的,这比得到一篇好的科研论文、发表一个好的科研成果,更加令人激动。”

    从这个观点讲,徐坚一直坚持学生要出去,希望他们有几年的锻炼以后,学成之后回到祖国来,为国家做贡献。徐坚说,“我们不能闭关自守,不能井底之蛙,并不是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我们某些方向和领域和外国具备了可比之处,我们最重要的是质量提高。中国的学生从勤奋的角度来说,非常勤奋。可是我们创新意识还远远不够,这些学生出去以后,学会国外的创新意识,看看发达国家的发展步伐,才能弥补我们教育对创新和素质的弱处。将来这些人,会能够支撑起整个中华民族科学发展的一个脊梁。”

    曾经担任国家863新材料领域专家组组长和首席专家的徐坚,在新世纪开局的十五年间,为组织、协同和开发应用于国防建设的战略性材料,并努力突破其技术瓶颈。

    在汶川地震时,他和其他科学家就在陕西做军工相关的实验,当时所有的科学家都很坚定的站在那里,没有一个人想着要跑出试验厂房。他说,“当看到新一代战机、新一代装备保卫着中华民族的安宁,我们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时,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十分感谢国家、时代赋予我们这一代大学生的责任和义务,更感谢母校培养了我们负重前行、坚忍不拔的精神和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品格。我很坚信的一句话是:中国人想做的事一定可以做到,共产党人要做的事一定能够做好。”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依然可以有着不普普通通的经历,徐坚和他的伙伴在2000年一起建设了一个能与国际一流研究所对话的最好的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

    尽管十年前他就从所领导位置上退下来了,但这个研究所从2000年开始,培养了9个科学院士,培养了64个国家基金委的杰出青年,是全世界最强的化学所之一,一年可以发表800篇以上的论文,有一半的论文可以在学科最好学术期刊上发表。今年他还招了第一位母校本科生,从师32年来是他招收第一位川大研究生,徐坚十分感谢母校培养了这么优秀的学生。

    徐坚常说,“永远勿忘初心。”人生旅途中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就像今天升起的太阳,当遇到困难时,当阳光洒满身上时,就是一个全新的自己。所以遇到困难的时候,一定铭记自己的初心是什么。跨越四十载春夏秋冬,徐坚就是不忘初心、磨砺同行的践行者。

3.寻突破:仿生材料的倡导者


    徐坚的爱国情操并不仅仅是空谈,他在2000年作为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2001年当选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材,还在2005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仿生材料)。

    徐坚说,正如科学院路甬祥院士指出的,与其向美日欧学习先进的科技,我们更应该向大自然学习,由此研究开发仿生高分子材料成为徐坚多年来的主要研究方向之一,他也是国内外最早以仿生材料为方向获得了国家杰出青年基金的支持。仿生概念-以仿造生物或者植物的结构形态或者制造的方式,实现功能和性能,举个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比如说荷叶是出污泥而不染的材料,他的表面是由微米和纳米组成的结构,如果仿造这种结构做成高分子涂料的表面,可以不粘水,也不粘污;比如说挖泥的斗,仿造夹克虫背部的行为,体育界有一个非常出名的叫鲨鱼皮游泳衣,悉尼奥运会上用仿鲨鱼皮游泳衣,据说可以有效的提高运动员的游泳速度,这些实际上都是一种仿生概念所得到的仿生材料。比如说鸡蛋的壳内膜其实是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鸡蛋壳的内膜是不透水和透氧,细菌进不去,鸡蛋永远是有活力的,放一年以后还可以孵小鸡,同时外面细菌进不去。

    他首次提出了一种简便易行的直接成膜法,制备具有与荷叶表面微结构相似的聚合物仿生表面,对于开发新一代的仿生表面和涂料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建立了通过折光指数法原位在线检测凝胶化过程及凝胶内分子扩散过程的新方法。研究高性能纤维结构性能关系。徐坚领导的课题组在2008年发展了仿蝉减反射功能表面及其工程化制备技术,提出纳米颗粒间界面结合提高耐磨性和强度的思路,开发可见光透过率> 94.0%、耐磨性和持久性优异的纳米减反射膜。其团队与企业紧密合作,率先开发出基于辊涂工艺的纳米减反射膜工程化制备新技术和200万平方米/年装备,相比国际上刻蚀、提拉、喷涂等技术更加简便高效,产品通过SGS认证并实现市场销售,所用光伏组件输出功率提高2.4%,累计发电量提高4.7%。该技术仅2016年一年等同增加我国装机容量1.62GW(总装机34.54GW);该技术已成为全球光伏电池用减反射玻璃通用技术,促进了绿色能源材料的技术进步。

    在和徐坚的交谈中,他的言语中充满着正能量和积极的情绪。他曾在四川大学2017届本科生典礼上讲话,给青年人的寄语就是:“永不轻言放弃。无论在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永远不要屈服。世界不会因为自己而缺失,但会因为自己放弃世界而苍白。坚持下去,一定会变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上一条:四川大学与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下一条: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专栏 | (一)赵永庄校友专访

版权所有 © 四川大学校友会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电话 :028-85402139